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政教關系
 
從伊朗選舉和美國歷史看政教分離
發布時間: 2020/1/16日    【字體:
作者:楊鳳崗
關鍵詞:  伊朗選舉 美國 政教分離  
 
伊朗總統選舉之后紛爭不息,頗值關注、了解和品評。為此,我特意請教我的一個同事。她出生在伊朗,曾經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任職。據她介紹,伊朗實行的是神權政體,采用伊斯蘭教法作為全社會的法律根據,最高權力在監護委員會,其中一半成員是神職人員,最高精神領袖掌握軍權,其他宗教允許存在,但是其信徒不能擔任政府要職,沒有真正的宗教自由,也沒有現代意義上的政黨。她說,有些自由開放的穆斯林思想家認為伊斯蘭教和民主未必互相排斥,反對的只是神權政體,結果,這些自由主義思想家都在遭受壓制、打擊和流放。
 
其實,政教合一的神權政體,無論是什么宗教,無論是多好的宗教,都會帶來社會問題,帶給民眾災難,包括專制獨裁、扼殺科技、踐踏人權、宗教戰爭、民族戰爭等。西歐中世紀和近代是這樣,中東古代和當代是這樣,遠東古代和現代也是這樣。
 
另一個事實是,無論什么宗教,都有唯我獨尊的傾向,都有一些信徒,希望自己的這個宗教一統天下,甚至努力借助政府的力量來推行自己的宗教,直至壟斷整個社會。與此同時,政權歷來也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來維護其統治,包括給其政治權力披上一件神圣的宗教外衣。結果,某個特定政權與某個特定宗教組織聯手,政教合一,便成為人類歷史上很多國家的實踐。
 
但是,宗教信仰是人心的事,人心天生是自由的,一旦有了強迫,便失去其宗教本然的自由自在志趣。歷史事實證明,政教合一的結果,并不能夠在人們的內心里推進某個宗教,只能是宗教被政權所利用,宗教組織因此走向腐敗,宗教神職人員趨向墮落。相信很多人都能想到古今中外的這種例子。這個道理,卻一直到近現代,才被啟蒙運動中一些先知先覺之士看透,因此主張和鼓吹政教分離。這成為現代意識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政教分離最早在美國付諸實踐,其過程并非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甚至可以說是由歷史的偶然因素造成的。當初清教徒由于在英國和荷蘭遭受宗教迫害而來到美洲新大陸,是為尋求宗教自由而來,但是他們所建立的馬薩諸塞殖民地卻并沒有主動給其他人宗教自由,而是確立公理會為官方宗教。英國皇家創建的佛吉尼亞殖民地,則秉奉英國國教安立甘宗(圣公會)為官方宗教。盡管圣公會和公理會都算是基督教里面的不同教派,但這兩個教派在英國曾經進行過你死我活、勢不兩立的爭斗。在組成美利堅合眾國的最初13個殖民地中,其中大多數有自己特定的官方宗教教派,并以此歧視甚至迫害其他宗教和教派的信徒。當這些殖民地要組成聯邦時,沒有哪個教派可以被所有的州接受為官方宗教,最后達成妥協,用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形式確定下來:國家不獨尊任何一個宗教,也就是不立國教,政府和宗教組織完全分開。
 
當然,這個結果也不是純粹的偶然。美國開國那一代政治精英深受啟蒙運動思想的影響,因此才會接受甚至推動政教分離,這也是一個重要因素。在美國歷史上,總有一些宗教人士希望借助政府的力量來推行自己的宗教教派。但是,美國的法律制度、輿論監督、知識分子和公民社會,不斷維護著政教分離的原則。
 
政教分離原則既是宗教多元化的結果,又成為進一步宗教多元化的原因。美國的政教分離制度由于基督教多元教派的現實而建立,建立以后又導致很多新教派紛紛興起。更具挑戰性的是外來宗教。當100多年前大批天主教徒和很多猶太教徒移民到美國以后,有些人試圖維護基督新教的獨尊地位,歧視和排斥天主教徒和猶太教徒。但是,政治精英、社會精英和宗教精英們不屈不撓地維護了政教分離原則。經過幾十年的磨合,到了20世紀50年代,天主教徒和猶太教徒得到完全接納,甚至選出了天主教徒肯尼迪做總統。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亞洲移民大量涌入,又帶來了伊斯蘭教、印度教、佛教等很多新的更加不同的宗教。從此美國進入又一個磨合期,不時聽到排斥其他宗教的言論。但是,美國的法律制度和公民社會,包括很多基督教教派組織,都成為維護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堅強力量。
 
盡管政教分離在一定意義上可以說是偶然的歷史因素造成的,但是卻成為走向現代化的必要組成部分。因為一旦付諸實踐,其對于社會治理的積極效果就日益顯示出來,美國建國以來200多年,沒有發生過宗教戰爭或大規模的宗教暴力沖突。政教分離對于宗教自身的健康發展的積極效果也逐漸明朗起來,美國的宗教并沒有走向衰落,反而在歐洲那些有國教殘存的國家,傳統宗教教派日益失去信眾。因此,歐洲各國紛紛效仿,采納和推進政教分離。中國作為亞洲的第一個共和國,也第一個在亞洲采納了政教分離這一先進的現代性原則。盡管民國初期有過反復,而且其付諸實施的過程也被戰爭和動亂所阻滯,但是在政治精英和知識精英中,這個宗教信仰自由和政教分離的原則,是被相當普遍地接受并堅持下來的。
 
現在看到有些頗有影響的人的有些言論和舉措,不能不令人擔憂。在政教關系上,伊朗算得上是一個鏡鑒。回頭路,不可走!
 
(《中國民族報·宗教周刊》“此岸彼岸”專欄2009年6月30日)
 
CRCS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公意、公民宗教與民情
       下一篇文章:蒙古崛興與政治文化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