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團體
 
中國現時密宗復興之趨勢
發布時間: 2020/1/16日    【字體:
作者:太虛大師
關鍵詞:  密宗 佛法  
 
 
一、緒言  
 
近數年來,中國──指本部而言──大乘八宗,漸次流行而耀光彩,密宗亦應時崛然興起。先則京也、粵也、鄂也、蜀也,密風密雨,櫛沐已久,今則江浙亦莫不披靡其風化焉。自表面,不得謂非佛法前途之大好瑞兆矣、蓋密宗之絕跡中華于今千余年矣、而今得復興,正如久失之寶,今且發現而復得之也,宜乎舉國緇林及諸精進學佛居士,群起而趨之若騖矣。然按之心理,雖不無夾雜好奇心,或其余卑劣之成分,殆亦時勢使然歟!茲且剖解一分述之:
 
二、密宗之概史  
 
溯密宗之入支那也,其最盛時,莫唐代若焉!當開元三大士來華,一時君相,禮敬如佛,尊崇之誠,弘揚之力,可謂已極!故此宗也,于是遂如日月經天,江河行地,無往而不承其光明潤澤矣。乃行世未久,忽遭武宗之摧殘,莊嚴燦爛之金殿,無大無小皆變丘墟!金口宣揚之無上法寶,無顯無密悉化灰燼、而密宗經疏法物,尤銷失殆盡,此所以凐沒迄今也。故其后吾國斯宗,縱有似是而非之遺跡,亦祗存法事、如焰口水陸等之應教派耳;其去本相差已遠。降迄元、明之際,亦有所謂密教者,則非復開元之舊,蒙藏紅教傳來之另一種耳;其異唐密,更不知相差幾千萬里矣!蓋當時所行者,實師承于西藏喇嘛,而斯時西藏之紅教,以發思巴帝師之力,隨元軍遠跨西歐,所至傳布,于是傳之也濫而習之也雜,以訛傳訛,愈趨愈非!戒律廢弛,腐敗已極!故迄洪武之秉國鈞也,目擊其弊,毅然禁傳。即在西藏,明初亦由宗喀巴準教理戒律改為黃教,乃有相承至今之藏蒙密教,否則、亦斷滅久矣!惟開元法統,中土雖成絕學,而出嗣東瀛,千載綿綿,固賡續未斷也。
 
三、密宗復興之動機  
 
凡事之興,必有因緣。中國密宗自唐迄今,絕響殆千余年,其復興也,奈何不前不后而潮涌于斯時耶?茲且一言其動機:日本為密宗中心之佛教,其宗義亦異開元之舊,雜于國俗私見,而我國清季留日人士,往往傳其說。李證剛既譯日文之西藏佛教史,侈談密教,桂伯華且留學焉。民國四年,歐戰方酣,泰西各邦無暇東顧之時,日人乘機暴發其素蓄謀我之野心,以二十一條脅迫我政府,其第五條即要求日人在華有傳教自由權;藉傳教之名而行其帝國主義之實,其含有政治色彩,路人皆知也。故當時華人無分緇俗,莫不痛斥其非。誠以日本佛法,實取諸中土,云何復來傳?是不異子哺母乳,理何可通?而日人則借口謂:日本佛法雖傳承支那,而今日本之密教,極為發達,中土則早成絕學。職是之故,我華緇俗雖明知其為政治利用文化侵略之計策,然以中土密教誠絕,固亦末如之何也!以故、爾時緇素受此重大刺激,對于密教問題,漸漸注意:有陳某著中國之阿彌陀佛,歷言日本密宗之宗義;予于是年著整理僧伽制度論,亦主派人留日、留藏習密,以重興我國之密宗。至民國七年,王弘愿將日文之密宗綱要議華傳布,余時在滬主纂覺社叢書,得之廣為流播,極力提倡,冀中國密教早日恢復。未久、而密教之聲,竟遍中國矣!
 
四、復興人物之離散  
 
全國緇素既知密教有復興之必要,日加注意,于是日僧若演華、若覺隨之傳密者,先后來華,而誓志東渡留學者亦日伙。先則粵之純密、蜀之大勇,繼則有持松,后則有顯蔭、又應諸師,接踵東渡,人才濟濟,絕學有重光之望矣!但此數人中,于教理素有研究者,祗大勇、持松、顯蔭諸師耳;故碻能荷負吾國密教復興之責者,亦唯其三人耳。第就目前關于密教各方面觀察,匪特吾人十余年來所抱希望未易達到,且默察將來,漸有無限荊棘隱伏其中也!目下如顯師之西逝,既為中興密宗人才之一大損失;加以勇師之入藏,十年歸國,杳杳難期!持師感弘法之困難,將重赴日本自修。準此以觀,幾無一而非密宗復興之大打擊,此有心人所以惄然興憂者乎?然潛伏于將來之荊棘,其患尤甚于此也!
 
五、日本蒙藏兩方之侵入與本國迷著之提倡及盲從之附和  
 
將來之荊棘維何?不觀夫目前種種狀態乎!全國人對于密教之要求既切,于是惟聞其所傳者為密法,瞢然從學,妄冀即身成佛者有之,為好奇心所驅使而炫禳災祈福之應驗者有之,盲從附和者有之,藉求名利恭敬者有之。至其傳法之人與制是否合法,固不暇注意、不能揀擇也。內有不衷理之要求,則外有違法之供給矣!宿歲雷斧輩,傳密之荒唐,匪特于佛律祖規大相逕庭,且與彼日本傳密之通制,亦大相違背!而吾國對于佛法顢頇儱侗專務名利之輩,且轉相仿效,居然以居士于極短時間受兩部大法,荒謬亦云甚矣!雷斧雖暫來即歸,以獲得支那最先布教權夸示其國,其流毒則潛滋粵、湘諸省,將別開許多外道門戶矣!復次、如藏蒙喇嘛之來華傳密也,形服同俗,酒肉公開,于我國素視為僧寶之行儀,棄若弁髦!提倡者迷著既深,先喪其辨別真偽是非之心。若雷斧之行跡,固不異蓮如也,以蓮如為凈土真宗則毀之,今以雷斧為密宗則尊之,乃同出于提倡東密者一人之筆!非著魔病狂,何至顛倒如此!又、世間俗人肉食則勸令茹素,而妄稱為活佛之喇嘛輩,則日非殺生不飽,且謂由殺生可令解脫。嗚呼!此非印度殺生祠神之外道耶?若然者,則彼喇嘛應先互相殺害以成解脫,或迷著盲從者應先請喇嘛殺而食之,何尚靦顏食息人間也?噫!長此以往,密法之真制未窺,妙果未獲,而佛制祖規之尊嚴掃地,遺害人心,深堪危懼!茍充斯頹風之浩浩蕩蕩奔流不已,將不知伊于胡底?恐不至以遵佛制為迂腐不止也!可勝嘆哉!
 
六、中國禪講律凈之教風陷于混亂危險  
 
上來略言密宗復興之情形,茲進言我國之教風,以一窺所受之影響。夫山陬海澨,結茅便可安身行道,不立文字,頓悟自能契佛心印,脫經律之羈絆,尚樸素之實話,此我國之禪宗也。一句彌陀,念念誦持,乃至一心不亂,臨終往生凈域,此我國之凈土宗也。廣則無量,略則二百五十,稍廣則三千威儀、八萬細行,行住坐臥俱納諸軌法之中,因戒生定,因定得慧,終得無上之果,此我國之律宗也。至若大啟道場,敷設獅座,一音宣揚,因根各得妙解,所解無非甘露瓊漿,此我國之臺、賢等講宗也。數百年來,漸趨混合:律建基,講求解,禪、凈趣行,殆有一道同風之概!雖非至美之制,而變之要當存其純而去其疵,不應突藩破籬而毀壞之也!今者非法之密風侵入,與夫國人迷著之提倡及盲從之附和,于是學者瞽惑乎新奇,黠者剽竊以裨販,渙汗紛拏,漫無軌道,至使我國禪、講、律、凈調和一致之教風,頓陷于極混亂之狀態,漸有弁髦戒行,土苴凈業之危險!向稱佛剎精華、祖規森嚴之江浙,今亦染斯頹風,方興未艾!其他若湖南、粵東,更不待言矣!
 
七、當學日密藏密納于律儀教理建中密 
 
噫!我國密宗方在幼稚時代,其情形如此!而各宗受其影響所生之混亂及將來之危險,又如此!此吾人不能不思有以挽救之也。救之之策維何?仍不外本予整理僧伽制度論所說,使大乘八宗平均發達,調和建設,而關于密藏者:一、當學日密、藏密、納于律儀教理以建中密;二、密宗寺當為一道區一寺之限制。今初、夫傳密之須明教理,尤重行持,盡人皆知也。蓋顯密之異,在能詮言對所詮義之或顯或密耳;義顯之言曰顯教,義密之言曰密教;顯教乃依佛之聲教以彰學理者,密教乃依佛之果德以軌觀行者;顯密之理,固相應一貫,無少差異也。如胎藏界之教理,以般若為依止,金剛界之教理,以唯識為依止,尤顯盡可見。如是由教理而進于行果,方為適當之程序。學密者茍不先明教理,儱儱侗侗,盲修瞎練,未見其可!至言行持,更無待言!茍不納諸正當軌律之中,而有相當行持之功,或自修之傳法資格未具,行儀未備,僭稱阿阇黎,妄傳兩部法,是密法未能獲益、未能中興、而己先已為佛教中罪人!如是而不蹈元代密教之故轍者,蓋亦難矣!今日本與蒙藏之密宗,殆已同昔年之紅教,末流之弊,在所不免!故中國應學宗喀巴以教理戒律為之軌范,建為中華之密宗;不應一概承受也。要之、欲密宗復興而無害有利者,當由有力比丘分子,以出家戒律為基礎,以性相教理為軌范,而后飽參日密及藏密,同化而成一種中密,實為當今唯一之急務,唯一之企圖。
 
八、密宗寺當為一道區一寺之限制  
 
再言密宗當為一道區一寺之限制:我國民性,素尚儉樸,痛惡奢侈;歷觀我國禪、律凈諸宗之所以獨盛,亦不無原因矣。蓋禪、律諸宗,皆以澹泊簡單為尚,深契吾國國民性也。今者密宗之供設,非豐富恢宏則失敬,道場之設備,非妙麗莊嚴則不尊;茍準目下之情形,濫事傳授,將恐有失尊嚴之義!故密宗寺不患不多,而患其不莊嚴完備也。將來融教律建為中密之后,欲莊嚴完備而杜濫傳之弊,則密宗寺建設當有限制。限制當若何?當以每道區建一寺為最多限度,容減而不容再增。但每設一寺,道場務極閎麗,傳法必取嚴密,而后國民不興韓、歐之謗,國家可獲禳祈之益,密宗乃有與中華各宗協調興盛之希望,而大法前途之光明庶無限量也!
 
  原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天人之際”與“圣俗之間” — 再思儒耶對話
       下一篇文章:程智與道教及民間宗教初探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