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活動
 
戒法、戒體、戒行與戒相
發布時間: 2020/1/16日    【字體:
作者:虛云老和尚
關鍵詞:  戒法 戒體 戒行 戒相  
 
 
戒法
 
戒法者,佛為優婆塞優婆夷所制之五戒八戒,式叉摩那之六法戒,沙彌、沙彌尼之十戒,比丘之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之三百四十八戒,出家五眾菩薩之十重四十八輕戒,在家二眾菩薩之六重二十八輕戒,及一百八十四種羯磨,三千八萬無量律儀等,皆名戒法。
 
戒體
 
戒體者,當受戒時,領納戒法于心胸,于身內即生一種戒體。此體雖非凡夫可以見聞,然一生之中恒常相續,有防非止惡之功能,是名戒體。戒體的優劣,在于受戒時發心的高下。故求戒者,當先明白發心。發心分下、中、上三品:
 
(一)下品心,于正受戒時,以智狹劣,誓愿不廣,或心散亂,緣境不周,但得戒相守持,無克發體功用,是為下品心,即得下品戒;
 
(二)中品心,于正受戒時,心緣一切情非情境,但于所緣境上,僅能分斷諸惡,分修眾善,唯欲自脫生死,全無度生誓愿,是為中品心,即得中品戒;
 
(三)上品心,于正受戒時,心心相續,見境明凈,遍緣法界一切情非情境,于此境上,能發決定大誓愿,愿斷一切惡,愿修一切善,愿度一切眾生,是為上品心,即得上品戒。所以要得上品戒,當發上品心。
 
又當受戒前,應先究心緣境之寬狹,然后才可以立志高遠,見相明白。若不預先深究,法相尚且虛浮,怎能得受上品戒?若或戒全不發,則虛受費功,徒勞一世。大須留意!
 
緣境雖多,不外情與非情兩種。情境就是一切有生命的動物,如人類魚蟲鳥獸等;非情境就是一切無生命的礦、植等物,如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草木房舍、衣藥用具等。眾生造惡,皆因迷著前境,如見財物起盜心,見美色生淫念等是。但惡業固由境起,善業還從境生,境是制戒之所依,亦為發戒之正本。如淫殺等依情境而制,其戒亦依情境而發;盜妄等依情與非情境而制,其戒亦依情與非情境而發。是故森然有境,皆是制戒之本、發戒之因。若能興廣大慈護之心,遍緣如上情非情境,于此境上發如上三大誓愿,與彼戒法相應,領納在心,盡壽護持,是即上品戒體。
 
戒行
 
戒行者,得戒體已,于日用中,動靜云為,任運止惡,任運修善,順本所受,不越毗尼,則世出世間,一切行門,無非戒行,并非離一切行外,別有所謂戒行者。
 
戒相
 
戒相者,即佛所制諸戒,于一一戒中,有持犯不犯之分,有輕重開遮之別。持者以順受體為名,分止持作持;犯者以違受體為名,分止犯作犯。
 
止持者,方便正念,護本所受戒體,禁防身心,不造諸惡,是名止。止而無違,戒體光潔,順本所受,是名持。持由止成,即非法惡業,不當行即不行,是名止持。
 
作持者,勤策身口意三業,修習戒行,有善起護,是名作。作而如法,順本所受戒體是名持。持由作成,即如法善業,當行即行,是名作持。
 
止犯者,癡心怠慢,行違本受,于諸勝業,厭不修學,是名止。止而有違,反彼受愿,是名犯。犯由止成,即勝業當行而不行,是名止犯。
 
作犯者,內具貪瞋癡慢我見等毒,鼓動身口,違理造境,是名作。作而有違,污本所受,是名犯。犯由作成,即惡業非法不當行而行,是名作犯。
 
其他輕重開遮等,各須研習律藏,現在不能細說,此等名為戒相。
 
上來所說,雖分四種,其實是一。軌凡從圣,名戒法;總攝歸心,名戒體;三業造修,名戒行;覽而可別,名戒相。由法成體,因體起行,行必據相。當知戒相者,即是戒法之相,復是戒體之相,又是戒行之相。蓋法無別法,即相是法;體無別體,總相為體;行無別行,履相成行,是故行人最要深研戒相。
 
此所謂戒相者,即是律中所明持犯等相。持犯等相雖多,不出心境。蓋惡業非境不起,非心不成;善戒也是非境不發,非心不生。故南山律師說:“未受已前,惡遍法界,今欲進受,翻前惡境,并起善心。故戒發所因,還遍法界。”是故得戒者,即翻無始惡緣,俱為戒善;變有漏苦報,即成法身。諸位發心受戒,于此須善用心!(一九五五年云居山戒期開示節錄,《虛云和尚全集》第一冊,P334)
 
 
  禪林網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漢傳佛教教育八大困境與出路
       下一篇文章:儀式研究視角下的中古時期佛道交涉研究綜述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