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經濟
 
“一帶一路”背景下踐行開放包容的伊斯蘭精神
發布時間: 2020/1/16日    【字體:
作者:陳靜
關鍵詞:  “一帶一路” 開放包容 伊斯蘭  
 
 
2013年9月,習近平主席提出的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以下簡稱“一帶一路”)重大倡議,不僅引起了“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積極響應,更在世界范圍內獲得了廣泛而積極的支持。古老的絲綢之路是中國與世界進行經濟交往的重要通道,更是中華文明與世界文明共融共建、共同發展的文化遺產。
 
一、伊斯蘭精神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
 
2017年1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發表題為《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主旨演講。在這次演講中,習近平主席向世界介紹了中國對于未來人類發展的解決方案,即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共贏共享。
 
伊斯蘭教具有開放包容的精神和共同體的意識,對于人類一體、尊重差異有著深刻的認識。伊斯蘭教初期,阿拉伯半島尚處于分裂、爭斗的狀態。伊斯蘭教像是阿拉伯各部落之間的黏合劑,將散亂的阿拉伯各部落用宗教黏合在一起,彌合了阿拉伯各部落之間的分歧和裂痕。“阿拉伯人血脈相連的紐帶,從伊斯蘭信仰產生開始一筆勾銷,宗教信仰的紐帶取而代之,阿拉比亞的土地上建立起全新的伊斯蘭教友誼。”《古蘭經》中多次強調人類平等,具有共同命運和共性,比如“眾人啊!我確已從一男一女創造你們,我使你們成為許多民族和宗教,以便你們互相認識。”(48:13)“你們的這個民族,確是一個統一的民族。”(21:92)這些思想在穆斯林心中埋下了人類同源、團結友愛的種子。
 
當人類以共榮共生、互相尊重、和平合作為目的相處時,能夠避免沖突,建立良好的生存環境。由于伊斯蘭教本身所具有的開放包容的精神和共同體意識,在“一帶一路”背景下,穆斯林更容易理解習近平主席提出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共同體的意識關鍵在于尊重差異,尋找共性,將人類共同生存的地球,看作彼此互相依賴的共同家園。而伊斯蘭精神中本身就包含了人類同根同源,彼此相互關聯,要求共同追求福祉,共同抵抗危險的理念。這些精神和理念都有助于“一帶一路”沿線的伊斯蘭國家更好地理解全球人類命運共同體,投身于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世界各國的關系是唇齒相依,構建人類全球命運共同體是全世界共同的責任。
 
二、中華文明與伊斯蘭文明的交往體現開放包容理念
 
伴隨著阿拉伯人走出半島的歷史進程,伊斯蘭文明逐漸繁榮發展。在這個過程中,伊斯蘭文明充分展現了開放包容、與其他文明互學互鑒的精神。伊斯蘭教對被征服地區,并沒有采用強制性的手段,迫使他們改變宗教信仰,而是允許被征服地區的人們選擇保留自己的宗教信仰。并且“穆斯林可以向具有智慧的其他信仰的人們學習,經過教法的考驗獲得知識”。這種開放包容態度,有利于促進穆斯林學習其他優秀文化,也有利于外族理解和認同伊斯蘭文明。
 
開放包容亦是絲綢之路核心精神之一。絲綢之路作為人文社會的交往平臺,融合了多民族、多種族、多宗教、多文化,中華文明和伊斯蘭文明的交往也在此交匯。這條古老的商貿之路和文明之路分為陸上和海上兩條線路。2018年,故宮博物院所收藏的《絲路山水地圖》,記錄了明代中期中國與西方經絲綢之路交流的途徑。這幅地圖中,清晰地描繪了東起嘉峪關,西至天方城(麥加)的路線。其中記錄了大量伊斯蘭名城,如伊朗的伊斯法罕、敘利亞的大馬士革等。在中華文明發展興盛的歷史上,穆斯林一直是推動和建設中華文明的重要力量。中華文明伴隨著絲綢、瓷器、四大發明等商品和技術,推動了西方文明和世界文明的發展和進步。這體現了中國穆斯林秉承開放包容的伊斯蘭精神,向往團結穩定、共同繁榮的一致愿望。
 
另一方面,從海上絲綢之路到中國來的阿拉伯和波斯商人,從波斯灣出發,經由馬來半島,到達我國東南沿海的各個城市。他們按照自己的信仰和風俗生活,并且與當地居民通婚。最為典型的代表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泉州。這里曾經生活了大量阿拉伯人,并留下了深刻的印記。泉州海上交通發達,對外貿易昌盛,至今仍在阿拉伯語中被稱為“橄欖城”。泉州的伊斯蘭教古寺——清凈寺,是中國現存最古老的清真寺之一,是海上絲綢之路文化交融的歷史見證。
 
海上絲綢之路的標志性事件——鄭和下西洋,是中國穆斯林積極對外交往、和平友好的體現。明朝政府任命的出使海外的使者鄭和和王景弘,都是穆斯林,鄭和的父輩曾赴麥加完成朝覲。鄭和下西洋的團隊對其他宗教展示了尊敬和包容的態度。鄭和使團中有大量佛教徒,其到訪的國家既包括信仰伊斯蘭教的國家,也包括信仰佛教等其他宗教的國家,“體現了鄭和實施包容性的宗教外交舉措”。正如外交部長王毅所說, “千百年來,儒家文化與道教、佛教以及伊斯蘭教等不同文化和宗教,在中國大地上各得其所,和諧相處,這在世界上是相當少見的。”鄭和下西洋的壯舉,不僅從經濟上給沿途各國帶來了巨大的利益,也踐行了睦鄰友好、互惠包容的和平外交舉措,將絲綢之路打造為和平友好、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之路。
 
中華文明與伊斯蘭文明友好交往的歷史,正書寫在絲綢之路發展壯大的卷軸之上。“中國穆斯林和中國伊斯蘭教,對‘一帶一路’有一種不同尋常的,特殊親切感和深刻的歷史記憶”。伊斯蘭教不僅是一種信仰,還是阿拉伯人與其他民族共同創造的文化和文明。
 
三、營造“一帶一路”積極氛圍,踐行開放包容的伊斯蘭精神
 
 “一帶一路”倡議的向外推進,也會面臨現實的分歧和風險。對于分歧的解決方式,習近平主席認為,溝通和協商是化解分歧的有效職責,政治談判是解決沖突的根本。因此,尊重各國主權和平等,尊重國際基本原則和國際法,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認知范圍內,通過溝通和對話進行解決各國之間存在的分歧,才是解決問題的有效途徑。
 
同樣,伊斯蘭教從來不鼓勵沖突,而是希望通過和平和規則來解決糾紛。《伊本·凱西爾》經注中注解說,奧斯部落和赫茲勒吉部落之間發生了紛爭,部落之間用鞋子和椰棗樹枝毆斗。于是真主降下了經文“信士們皆為教胞”(49:10),讓他們之間達成調解。
 
伊斯蘭教主張和平、開放、包容,主張和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但是,當前,打著伊斯蘭旗號的極端主義不僅傷害著伊斯蘭教和穆斯林,而且對世界和平造成了巨大的困擾,同時對“一帶一路”建設構成威脅。
 
習近平主席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要堅持共享共建,建設普遍安全的世界。他還強調,恐怖主義是人類的公敵,反恐是各國共同義務。2016年,習近平主席在阿盟講話中,公布了一系列與阿拉伯國家合作“去極端化”的具體舉措,展示了中國共建和平環境,全力營造安全發展、和平發展積極氛圍的堅強意志。
 
現代伊斯蘭思潮中,開放包容的精神依然有著重要體現,“伊斯蘭中間主義”就是一種可取的態度。該思想認為,伊斯蘭應當遵循中正、和諧,反對任何形式的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支持文明對話。在“一帶一路”的建設背景下,“中間主義”溯源伊斯蘭教和《古蘭經》的基本精神,尊重團結對話,尊重文明互鑒,呼吁穆斯林皆兄弟的樸素情感,與構建全球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思想,以及建設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的世界理念相互呼應,有助于穆斯林理解“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背景和建設邏輯,有利于伊斯蘭國家樹立全球命運休戚與共的大局意識,是創造“一帶一路”積極氛圍的良好推動力。
 
習近平主席指出,“和羹之美,在于合異”。這里的“異”,正是人類不同文明的差異性。對“一帶一路”建設的把握必須以差異性為前提,才能實現共同的進步和發展。對于沿線國家的穆斯林來說,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應當具備充分的文化自信,認識自身優良文化傳統,認識發展同伴。而對于中國穆斯林來說,應當明確認識到“伊斯蘭教是崇尚和平、崇尚團結的宗教,旗幟鮮明地反對宗教極端主義和民族分裂主義,維護民族團結和祖國統一,是中國穆斯林與時俱進中必須堅持的原則和基本立場”。在尊重宗教傳統和堅持中國化的基礎上,秉承伊斯蘭精神和絲路精神中包容開放的優良傳統,以積極的態度融入“一帶一路”建設,與沿線國家的穆斯林經濟共榮,民心相通,共同創造“一帶一路”的美好未來。
 
中國伊協在線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佛陀的智慧是經濟學發展的理論之源
       下一篇文章:金錢的神學與靈修學:從西美爾到田娜與顧超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