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國際事務
 
西亞地區的基督宗教概況
發布時間: 2020/1/16日    【字體:
作者:Wiki
關鍵詞:  西亞 基督教  
 
 
西亞地區的基督徒,又稱阿拉伯基督徒,廣義上指生活在阿拉伯世界信仰基督教的群體,狹義上指西亞近東地區的巴勒斯坦基督徒。各類數據統計在500萬至2000萬人之間,一般認為在600萬至800萬人間。主要分布于埃及、黎巴嫩、伊拉克、敘利亞、約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1]。其它數據統計,基督徒占阿拉伯世界人口由20世紀初的20%,至當代下降至5%[2]。移民潮和低于穆斯林的出生率是阿拉伯基督徒人口比例下降的主因[1]。
 
1世紀,基督教在中東創立,逐漸成為世界性宗教。據《圣經·新約》記載,在以色列境內已經有經商的阿拉伯人信仰基督教。3、4世紀,基督教傳入阿拉伯半島。三個部落集體皈依基督教,后定居于巴勒斯坦和敘利亞一帶。是為早期阿拉伯基督徒。7世紀伊斯蘭教在阿拉伯半島興起,阿拉伯帝國征服西亞、北非,當地逐漸伊斯蘭化,基督徒人口成為少數。同時受阿拉伯人統治影響,非阿拉伯族逐漸阿拉伯化。他們與早期阿拉伯基督徒是阿拉伯基督徒的兩個主要組成部分,而近代,由阿拉伯穆斯林改宗基督教的人群則是阿拉伯基督徒中的極少數分[1]。
 
奧斯曼帝國在13世紀末崛起,攻占了阿拉伯世界的大部分地區。根據伊斯蘭教齊米制度,奧斯曼帝國內的基督徒享有有限的宗教自由,被視為二等公民。進入20世紀,在奧斯曼帝國滅亡之前,安那托利亞東部的亞美尼亞和敘利亞基督徒被屠殺和驅逐,針對亞美尼亞人的屠殺和驅逐即是亞美尼亞大屠殺。而隨著奧斯曼帝國的分裂,阿拉伯民族主義興起,阿拉伯國家中非阿拉伯、非伊斯蘭教族群日漸邊緣化[2]。2010年阿拉伯之春后,多個阿拉伯國家陷入戰亂和動蕩,即阿拉伯之冬。活躍于伊拉克和敘利亞(黎凡特)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更是殘酷對待除遜尼派之外的一切族群。
 
巴勒斯坦地區基督徒
 
巴勒斯坦基督徒是源自巴勒斯坦地區的基督徒,多是阿拉伯人。他們分屬不同的宗派,有東方正統教會、正教會(東正教)、天主教、基督新教及其他教派。
 
現時他們占了前英屬巴勒斯坦托管地范圍內的巴勒斯坦人口的不足4%(約旦河西岸地區人口的約2%,加沙地帶人口的不足1%,以色列境內巴勒斯坦人口的接近10%)。根據英國托管時期的官方估計,巴勒斯坦托管地的基督徒人口介乎總人口的9.5%(1922年)[1]至7.9%(1946年)之間。時至今天,巴勒斯坦基督徒的大多數人已因為1948年和1967年的戰爭以及被約旦、埃及、以色列占領等原因而移居至前巴勒斯坦托管地以外的地方,[2]但是許多人仍然留在以色列、約旦及巴勒斯坦領土生活。
 
人口與宗派。現在大多數的巴勒斯坦基督徒在海外居住。2009年,在巴勒斯坦領土的基督徒人口估計約5萬人,當中約3000人住在加沙地帶。[3]以色列的基督徒人口約有154000人,當中大約8成是阿拉伯人,而一部分這些阿拉伯人自認為巴勒斯坦人。[3]
 
約50%的巴勒斯坦基督徒屬于東正教的耶路撒冷正教會,其他的分別屬于馬龍尼禮教會、默基特-東方天主教會、敘利亞正教會、加色丁禮天主教會、羅馬天主教、敘利亞禮天主教會、亞歷山大科普特正教會、科普特禮天主教會、亞美尼亞使徒教會、亞美尼亞禮天主教會、貴格會、循道宗、長老宗、圣公宗、信義宗、福音派、五旬節運動、拿撒勒人會、神召會、浸信會及新教的其它宗派,另有少數人屬于耶和華見證人、摩爾門教及其它。
 
基督徒移民外地。在以色列建國后,許多阿拉伯基督徒從巴勒斯坦移民外地。除了到鄰國黎巴嫩和約旦外,許多巴勒斯坦基督徒移民到拉丁美洲(特別是阿根廷和智利)以及澳大利亞、美國和加拿大。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未有這些人的準確數目。[3]巴勒斯坦基督徒占人口的比例也因為巴勒斯坦穆斯林普遍較高的出生率而下降。[4][5]
 
國外的巴勒斯坦基督徒中絕大多數人是在1948年戰爭中逃離或被趕出家園的人及其后代。[6]有報道指其后的移民是為了尋求更佳生活。[3]BBC把巴勒斯坦領土的移民潮也歸咎于當地的地區沖突及經濟不景。[4]關于伯利恒居民的一篇報道指雖然基督徒和穆斯林都同樣受經濟差劣的影響,不過基督徒有較高的教育程度,也比較容易有熟人在西方國家,所以基督徒移民離開比較多。[7]
 
智利有巴勒斯坦地區以外最大的巴勒斯坦基督徒社群。約35萬名巴勒斯坦基督徒在智利居住。[8]
 
美國國務院的2006年國際宗教自由報告批評以色列限制前往基督教圣地,亦批評巴勒斯坦當局未能制止針對巴勒斯坦基督徒的罪案。報告又指在基本公共服務上,以色列優先對待猶太人,而巴勒斯坦當局則優先對待穆斯林。報告認為,相對于猶太人與非猶太人之間的“緊張”關系,一般巴勒斯坦穆斯林與基督徒平民之間普遍保持良好關系。[5]
 
巴勒斯坦基督徒中的著名人物有:紀伯倫、愛德華·薩義德、塔里克·阿齊茲、南希·阿吉萊姆、拉爾夫·納德。
 
伊朗基督宗教
 
基督宗教是伊朗發展最快的宗教,平均年增長率為5.2%,非宗教人口估計為21萬(0.28%),年增長率最高為7.2%。[19] 伊朗基督徒人口的估計範圍在30萬至37萬之間 ;一個統計表明,從穆斯林改宗的基督徒有10萬至50萬人,其中大多數為福音派基督徒。[20] 在伊朗政府承認的三個非穆斯林宗教中,2011年普查顯示基督宗教是全國最大的非伊斯蘭宗教。[21]據伊朗“人權觀察”報導,伊朗少數福音派新教基督徒受到“政府懷疑和敵意”的影響,至少部分原因是他們“願意接受甚至尋求改宗的穆斯林”以及他們的西方淵源。根據1990年代的“人權觀察 ”報導,兩名成為部長的穆斯林因皈依基督宗教以叛教和其他罪名被判處死刑。[22]截至2017年,伊朗有三百多萬基督徒。
 
伊拉克基督宗教
 
基督宗教在公元一世紀被使徒托馬斯傳播到了伊拉克。[5]在1950年,伊拉克基督徒約占了500萬人口(10-12%)。自1970年代以來,基督徒的移民潮一直很高。自2003年伊拉克戰爭以來,多數伊拉克基督徒移居敘利亞。自2003年以來,伊拉克的基督徒人口數為12萬-21萬。伊拉克基督徒屬于四個教派:加色丁禮天主教會,東方亞述教會,敘利亞東方正統教會,安條克希臘正教會。
 
沙特的基督教社群
 
基督徒在公元7世紀前的時間已經形成了教會,考古學家發現據稱有史以來的最早的教堂建筑之一,坐落在沙特阿拉伯,被稱為朱拜勒教堂,建于公元4世紀。到十世紀時大多數沙特阿拉伯居民已接受伊斯蘭教,原有的基督徒人口大多數改信伊斯蘭教或被驅逐。在伊斯蘭教崛起前,阿拉伯半島有一些部族信仰基督教,例如臺格利卜部族(BanuTaghlib)和泰米姆部族(Banu Tamim)。6世紀時,臺格利卜部族北遷美索不達米亞。《穆斯林圣訓實錄》19:4366記述穆罕默德要將猶太人及基督教徒趕出阿拉伯半島,只許穆斯林留下。
 
今天有超過一百萬羅馬天主教徒在沙特阿拉伯,他們大多是在當地工作的海外菲律賓人和印度人,不具公民身份。也有來自其它國家的一些基督徒在沙特阿拉伯王國工作。沙特阿拉伯允許基督徒作為臨時工作的外勞進入該國,但不允許他們公開實踐他們的信仰。基督徒一般是秘密地在私人地方內舉行宗教活動。沙特阿拉伯政府禁止穆斯林改變信仰,叛教者可被處以死刑。[1]
 
基督徒和其他非穆斯林被禁止進入麥加和麥地那。
 
黎巴嫩基督宗教
 
黎巴嫩人口的54%信奉伊斯蘭教,人口的40.4%信奉基督教。基督教人口比例:21%馬龍尼禮教會,8%希臘正教會,5%默基特希臘禮天主教會,1%新教和5.4%其他基督宗教教派,如亞美尼亞使徒教會,亞美尼亞禮天主教會,敘利亞禮天主教會,敘利亞東方正統教會,羅馬天主教會,加色丁禮天主教會,東方亞述教會,科普特正教會)。[5]
 
黎巴嫩基督徒分為馬龍派,正教會,默基特希臘禮和新教等許多教派。馬龍派基督徒都集中在貝魯特北部,黎巴嫩山省北部,北部省南部,貝卡省和南部省的部分地區。[15]正教會基督徒都集中在貝魯特北部,北部省,包括茲加爾塔,Bsharri,庫拉( Koura)和巴特倫。新教基督徒主要集中在貝魯特地區。在黎巴嫩山、扎赫勒和杰津也有基督徒分布。
 
利比亞基督教社群
 
現在利比亞有97%人口信仰伊斯蘭教,利比亞穆斯林絕大多數屬于遜尼派。利比亞也有較小的基督徒社群。規模最大的是科普特正教會,源自埃及的基督教教會,是利比亞歷史最悠久的基督教教派。有超過60000埃及科普特人生活在利比亞,占利比亞的人口超過1%。另外,估計有40000名羅馬天主教教徒,羅馬天主教在利比亞有兩位主教。還有一個小的圣公會小區,成員大多是的黎波里的非洲勞工,它是圣公會埃及教區的一部分。
 
圣經語文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美國與伊朗危機升級:教宗憂心忡忡,為和平祈禱
       下一篇文章:教宗方濟各:病患不是個數字,關懷應先于經濟層面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