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案例選編
 
佟殿春、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占有物返還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發布時間: 2020/2/14日    【字體:
作者:黑龍江省鶴崗市中級人民法院
關鍵詞:  北大嶺清真寺 占有物返還糾紛  
 
 
黑龍江省鶴崗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9)04民終540
 
上訴人(一審被告、反訴原告):佟殿春,男,1968326日出生,回族,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阿訇,住鶴崗市向陽區。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反訴被告):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住所地鶴崗市向陽區5212組。
法定代表人:韓世仁,職務主任。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賀心,黑龍江省吉相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艾立鵬,黑龍江省吉相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佟殿春因與被上訴人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以下簡稱清真寺)占有物返還糾紛一案,不服鶴崗市向陽區人民法院(2019)黑0402民初4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9624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佟殿春,被上訴人清真寺的法定代表人韓世仁及委托訴訟代理人王賀心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佟殿春上訴請求:1、依法撤銷一審判決并改判。2、依法判令被上訴人韓世仁補發拖欠上訴人20179月至20188月份1年的生活費。3、被上訴人承擔一、二審的訴訟費用。事實和理由:該判決認定事實錯誤,程序違法,適用法律不當。一、一審法院沒有以憲法、法律法規、規章、國家政策、宗教團體制定的規章制度和本單位章程判決此案,人民法院審理民事案件,必須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宗教事務條例》是用來規范各個宗教內部事務的,《中國伊斯蘭教活動場所主要教職人員聘任辦法》是用來規范伊斯蘭教內部事務的,而本案是伊斯蘭教內部矛盾,就應該按照《宗教事務條例》和《中國伊斯蘭教活動場所主要教職人員聘任辦法》來執行,一審違背了以上規定,而是征求伊斯蘭教協會和民族宗教局的建議。3、《宗教事務條例》和《中國伊斯蘭教活動場所主要教職人員聘任辦法》是用來保護阿訇的合法權益的,也是用來規范阿訇愛國愛教,遵紀守法,同時也是規范伊斯蘭教協會和清真寺民主管理委員會不可以獨裁霸權,任意解聘阿訇,在解聘阿訇的問題上要求民主,征求穆斯林群眾的意見。同時也是規范民族宗教局不可以亂作為支持伊斯蘭教協會和清真寺民主管理委員會一言堂,獨裁霸權。一審法院違反《宗教事務條例》第五十三條的規定,把清真寺穆斯林集體房產判決成為韓世仁的固有財產。一審認定清真寺沒有設立民主管理委員會,那么清真寺民主管理委員會的公章就是韓世仁偽造的。既然清真寺沒有設立民主管理委員會,那么韓世仁的民主管理委員會主任一職是不存在的是虛假的。一審法院把2014年無期限的聘書按民族慣例改為3年期限,而2017年的1年的聘書卻不按照民族慣例。因此2017年的1年的聘書是不合法的,在不合法的聘書上,任何人、任何部門簽字都是不生效的。二、本案是韓世仁以家庭黑惡勢力控制清真寺解聘阿訇發生糾紛案件。三、一審適用《物權法》、《民法總則》、《民事訴訟法》來判決本案不正確。本案清真寺是廣大穆斯林群眾共同的財產,不是韓世仁的固有財產,其不是權利人。四、一審不應采納伊斯蘭教協會和民族宗教局的意見,他們的意見都是個人行為,是韓世仁的保護傘。五、一審法院采納韓世仁提供的2014年和2017年的兩個聘書認定我是韓世仁的雇員,如果我是韓世仁的雇員,我們就是雇傭關系,可是2014年至2018年韓世仁個人從沒有給我發過1分錢工資,更沒有給我交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六、清真寺沒有任何收入,只靠穆斯林群眾每家每戶往清真寺交納阿訇生活費可是20179月至20188月,1年的生活費至今沒有給我。請求二審法院依法判令被上訴人韓世仁把拖欠我的生活費給我。
 
清真寺辯稱,1、一審認定事實清楚,采信的證據確實、充分,判決結果符合法律規定,請二審駁回上訴人的上訴。2、上訴人在上訴狀中引用的法律、法規不適用本案,與本案沒有關聯性。上訴人胡亂引用法律、法規,任意地加上個人的理解,企圖攪亂本案的法律適用,以達到個人非法的目的。3、上訴人在上訴狀中提到的韓世仁霸占清真寺財產等情況,與本案無關,上訴人應當另行向公安部門或者紀檢監察部門舉報。4、上訴人提到的要求補發生活費問題。該不該給、是否拖欠這個事,與本案無關,上訴人的這個請求就不屬于二審法院的審理范疇,上訴人應當另行主張權利。
 
清真寺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請求依法判令被告立即搬離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立即返還侵占的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房屋及所有相關設施;2、本案產生的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佟殿春向一審法院反訴請求:1、請求判令韓世仁辭去主任一職,換清真寺一片凈土;2、請求判令韓世仁公開2009年新建清真寺的賬目,并且向廣大穆斯林說明老清真寺的房產;3、反訴費由被反訴人承擔。
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2014821日,原告聘用被告擔任北大嶺清真寺正任阿訇,主持寺內外一切宗教事務,并給被告下發聘書,鶴崗市伊斯蘭教協會、黑龍江省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在聘書上蓋章。20171016日,原告給被告下發聘書,聘書體現“在佟阿訇上任期滿的情況下,再延任期一年(自20178月末至20188月末為止)”,鶴崗市伊斯蘭教協會會長王成、副會長張海亮、韓世仁在聘書上簽字,鶴崗市伊斯蘭教協會、黑龍江省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在聘書上蓋章。201892日,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鶴崗市伊斯蘭教協會給被告下發通知,要求被告201894日前自行搬出清真寺。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未設立民主管理委員會機構,由韓世仁主任一人負責管理。被告認為2017年原告為其下發的聘書違背了《宗教事務條例》的規定,該聘書無效。經走訪鶴崗市伊斯蘭教協會、鶴崗市人民政府民族宗教事務局,均認為2017年原告給被告下發的聘書是合法有效的。
 
一審法院認為,原告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聘用被告佟殿春擔任阿訇職務,2014年原告為被告下發的聘書沒有約定期限,按照民族的慣例期限為3年,2017年原告給被告下發聘書,聘書體現的是再延任期1年。原告為被告下發的聘書均是在征得鶴崗市伊斯蘭教協會同意、鶴崗市人民政府民族宗教事務局認可的情況下作出的。為此,原告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為被告下發的聘書是有效的。被告提供的《伊斯蘭教活動場所主要教職人員聘任辦法》、《宗教事務條例》,對聘用阿訇的期限沒有明確規定,為此被告的觀點不能成立。被告的反訴主張及觀點,不屬于本案調整的范疇,不予支持。
 
一審法院判決:一、被告佟殿春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搬離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將占有的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房屋及所有相關設施返還原告鶴崗市北大嶺清真寺;二、駁回反訴人佟殿春的反訴。
 
二審中,雙方當事人均沒有提交新證據。
 
二審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認定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被上訴人清真寺于2014821日聘用上訴人佟殿春擔任阿訇職務,聘書上雖然沒有明確注明聘用期限,但在20171016日,清真寺再次給佟殿春下發的聘書上記載“在上任期滿的情況下,再延任期一年。”該事實說明第一份聘書任期已經屆滿,從20178月末開始至20188月末為止對佟殿春的聘用再延期一年。延期一年屆滿后,清真寺與佟殿春的權利義務關系已經結束,清真寺要求佟殿春搬離清真寺,并返還侵占的鶴清真寺房屋及所有相關設施的請求,一審法院予以支持并無不當。佟殿春請求二審判令韓世仁補發拖欠其20179月至20188月份1年生活費的請求,因其在一審反訴時并未提出該主張,且該內容與本案不屬同一法律關系,故二審不予審理。
 
綜上所述,佟殿春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00元,由上訴人佟殿春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李德厚
審判員  周長鑄
審判員  高紅娟
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書記員  李慧敏
 
轉自裁判文書網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吳忠市利通區金星鎮新區大寺民主管理委員會與吳忠市永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吳忠市永盛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下一篇文章:上訴人劉永順與被上訴人李洪霞合同糾紛一案二審判決書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