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法律解讀
 
突發公共事件中謠言傳播與政府信息公開
發布時間: 2020/2/20日    【字體:
作者:王春業
關鍵詞:  突發公共事件中 謠言傳播 信息公開  
 
 
摘要:突發公共事件時,各種謠言往往相伴而生,并造成很大危害。這其中,真實信息的不暢通是謠言傳播的關鍵因素。由于政府信息具有信息量廣、權威性高等特征,因此在突發公共事件發生后,政府信息的公開應主動、及時、全面、準確,并通過多種渠道進行反復地公開,使民眾能夠獲得關于事情的真相,從而避免謠言的傳播。
 
 
近年來,我國突發公共事件發生頻繁,如非典型肺炎、禽流感、手足口病等,而最近發生的從武漢開始的新型冠狀肺炎病毒在全國的蔓延,更給社會帶來了巨大恐慌。在突發事件發生過程中,各種謠言相伴而來并迅速傳播。謠言的傳播盡管有多種原因,但政府信息公開方面所存在的某些缺陷是不可忽視的因素。因此,在突發公共事件發生后,探討如何有效實施政府信息公開、及時阻止各種謠言傳播問題,不僅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而且還具有較高的理論價值。
 
一、謠言傳播與真實信息的缺乏緊密相關
 
所謂突發公共事件是指突然發生的、造成或可能造成人員傷亡、財產損失、生態環境破壞的、影響和威脅地區或全國經濟社會穩定和政治安定局面的、有重大社會影響的、涉及公共安全的緊急事件。突發公共事件一般具有如下特征:一是影響力強、涉及面廣、持續性大、容易引發人們關注;二是具有不可預見性,民眾對這類事件往往事先沒有心理準備;三是突發事件會影響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而且在突發事件基本結束后,仍能夠對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產生持續的影響。與平常時期相比,突發公共事件時期各種謠言更易于產生和傳播,究其原因至少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信息的未知性和不確定性使得謠言有存在的市場
 
如果在平時,對于熟知的事情,即使有謠言,人們也很少相信,但在突發公共事件發生時情況就不同了。當突發公共事件發生時,新事物正在孕育或形成,人們對新事物的認識甚少,按照以往的經驗和統計規律去判斷事件常常是不準確的,容易犯錯誤;加之原有的溝通渠道大都遭到破壞,信息無法進行有效的溝通。例如在嚴重的地震中,大部分電話線和無線電通訊基站遭受嚴重破壞,受災地區內部信息交流、災區與外部的聯絡都無法有效進行,人們很難了解受災情況,從而采取有效行動。面對突如其來的危機,人們往往不知所措,此時,人們對信息的依賴程度遠遠超過平時,人們更加需要及時、準確地掌握相關信息,以做出相應的行為調整與應對。而且此時的信息對人們的影響也將更為直接。根據謠言產生的規律,越是未知的事件,越容易被作為謠言的中心事件;而且事件本身的未知性越大,就越容易引起人們的猜測與關注,謠言正是起源于事件的重要性和狀況的曖昧性。在新型冠狀肺炎疫情中,由于初期公眾對該病毒的傳染性、嚴重性、可防治性等信息無從知曉,這些問題的重要性和模糊性,需要有一個解釋,如果無法給出一個科學的解釋,謠言便會有了傳播的市場。“謠言的一個重要特征是其內容的模糊性,它表面聽起來是真實的,實際上是一種虛假的或似是而非的信息。或者說,它是對情境和事情的本來面目的一個錯誤定義。這種虛假信息往往出現在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謠言的接收者對事情的客觀情況并不十分清楚。謠言正是在未知因素增多而人們急需信息的情況下,乘機得以產生并得到迅速傳播和蔓延”。
 
(二)民眾的恐慌、焦慮等特殊心態為謠言形成與傳播提供了特定背景和環境
 
突發公共事件的發生,可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大規模地影響公眾利益,危害公眾健康、生命和財產,使公眾處于一種擔憂和恐懼心理狀態之中,這為謠言的形成與傳播提供了特定的背景和環境。
 
一方面,在這種心理狀態下,謠言容易產生。“謠言是對失衡或社會不安狀況的一種反應”。此時,容易形成社會學研究所表明的群體性恐慌的“集合行為”,在外界壓力增大的時候(如遇到天災人禍),個人自己的互動頻率就會增加。人際互動的增加必然會使各種小道消息的流傳加快,而個人之間信息傳播容易出現一個缺點,那就是信息在傳播過程中的變形,這種變形就會產生“失真”信息,最終成為謠言。因此,“一則謠言的歷史,首先應該是某一群體有能力互相交流的歷史,而集體記憶、實驗的社會空間和機遇則是用不同方法促成謠言形成的工具。”此外,社會心理學家Fastinger的認知不協調理論也認為,當一個人同時持有兩種在心理上不一致的認知時,便會處于不協調的緊張狀態,他會設法緩解這種緊張狀態,以達到認知協調。而謠言在一定程度上減輕了人們心理上的這種不協調,緩解了情緒上的緊張。
 
另一方面,謠言往往能“為正在起作用的情緒做解釋、辯解,并提供含義”,是“一種完全的主觀情感狀態的投射”。它對突發事件現象的一些解釋,在一定程度上滿足了處于特殊環境下人們心理上的需要,也或多或少地消除了人們對未來的恐懼。盡管這些信息并無科學上的依據,但人們仍樂此不彼地相信并傳播。如對于新型冠狀病毒防治,由于人們的恐慌,對于預防措施就出現了各種稀奇古怪、形形色色的版本。雖然謠言有很多缺陷,公眾對其傳遞的信息有時也心存懷疑,但在希望利用這些信息來解釋當前局勢以消除恐懼、獲得心理安全感的心理狀態下,公眾也就很可能顧不得信息的真假,寧信其有,不信其無,從而不辨真偽地接受這些模糊信息。加之有的謠言極具易模仿性,在政府未能及時提供準確信息時自然也就極易被人們相信并采納。
 
(三)真實信息的缺乏使謠言乘虛而入
 
謠言的傳播和猜疑的產生往往源于權威信息的稀缺,只有信息的公開才能有效消除民眾心中的種種想象力。如果公眾無法從政府那里獲得相關真實信息,那他們必然會通過其他途徑獲得信息,這自然就給謠言留下了生存的空間,各類謠言和小道消息將乘虛而入,迅速蔓延。恐慌止于信息公開,謠言止于信息暢通,所以,在謠言傳播的起始階段到整個過程,真實信息的不暢通是關鍵原因,信息不暢是謠言和恐慌的溫床。實踐表明,謠言傳播厲害的地方或領域,一定是政府信息不公開、不透明的地方或領域,因為一旦權威的聲音微弱甚至缺失,那么各種失真的聲音就會變成強勢。再加上政府部門習慣于高高在上,對于傳聞、謠傳和謠言,往往不屑回應,任其傳播蔓延,只有到了不得已地步時,才出面澄清或回應,往往錯過了制止的最佳時機,最終使自己處于被動狀態。如2005年哈爾濱市發生水污染事件,市政府在發布的政府公告中,以管道檢修為由公布停水,造成了別人做文章的口實。謠傳事件的背后,再次警醒我們:在突發公共事件發生后,權威信息的披露一定要及時。“流言止于智者”,但前提是“智者”也要知道事實的真實情況,否則,有關方面以地方形象為借口,遮遮掩掩,吞吞吐吐,反而激化了公眾的知情欲望,只會放縱、強化謠言的傳播。
 
二、突發公共事件時期政府信息公開的特殊作用
 
在突發公共事件中,政府信息的公開具有不同于常態下信息公開的重要價值和作用,具體表現為以下三個方面:
 
(一)可使政府充分掌握輿論的主動權,把事態控制在有序的范圍內
 
在突發公共事件中,公眾的理性以及充足的準備程度和良好的預防措施是有效降低災害和成功應對危機事件的根本途徑,特別是在應對重大災情、疫情中,任何個人、組織都要依賴各種信息進行判斷、反應。信息公開是政府有效應對公共危機的前提,“主動披露信息意味著主動承擔責任”。在當今以互聯網為主要傳播工具和傳播渠道高速發達的信息時代,那種想通過信息屏蔽和沉默不報的方式來控制輿論和負面影響的處理模式已經失去了有效性;想采取阻撓報道、對事件原因遮遮掩掩、處理過程不透明度的處理模式,其結果只能把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演化為一場更大的政治危機和信任危機。可見,政府通過公布權威的、可信的信息來爭取輿論主動權,在危機事件治理中處于主動地位,有利于控制事態在有序的范圍內發展。
 
(二)可以讓公眾最大程度地了解事件的真相,減少心理恐慌,避免猜疑和謠言
 
民以信心為安定之源,信心又以權威信息為支柱,權威信息來自政府的信息渠道。政府權威信息發布與否、準確性如何,成為取信于民、還民于安的關鍵。政府信息的及時公開將是最有效的心理疏導方式,它有利于制止各種謠言的傳播。以最近新型冠狀病毒信息公開為例,面對國內的一些謠言,有關部門、專家、媒體,詳盡細致地做了大量工作:發現疫情,及時公開發布;各項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的措施及時有效施行;有關科學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知識的宣傳普及工作及時跟進并得到加強。在真實權威信息和科學知識面前,公眾自然會有正確的分析判斷,就不會輕信謠言,不致于談“冠狀病毒”色變,各種謠言也就隨之消失。事實證明,面對公共危機,政府要及時地把真相告知公眾,這是制止流言、以正視聽、降低恐慌、減少社會損失的最有效的辦法。
 
(三)有利于提高突發公共事件處理效率
 
面對突發公共事件,政府扮演著組織者、領導者的角色,即組織和動員全社會人員共同應對危機,全社會要在政府主導下,形成一個有效的應對合力。突發事件的難控制、破壞性強的特點要求政府的組織和動員工作必須迅速有效,否則就會因延誤時機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因此,政府的行政效率是控制事態的關鍵性因素,而社會公眾的理解和配合是行政效率的決定性因素。政府信息公開可以提高公眾對政府行為的理解和配合,從而提高政府應對突發事件的行政效率。例如,面對突發事件,政府必須在較短時間內做出很多牽涉公共利益的決定,很多措施勢必會給局部帶來利益損失,政府可能要求公眾做出某種行為,如隔離、遷移等,或者暫時中止公民的一些權利等等。如果公眾不能從政府得到相關的信息,他們就不會理解相關政策的必要性;如果對政府行為缺乏認可,他們就會產生某種程度的對抗。就像在臺風來臨之前,政府如果不充分提供相關臺風信息,就要求居民集體遷移,那么這種政策的成本就會非常高,無形中會加重突發事件應對的難度。所以,要想得到社會公眾的理解和配合,政府就必須進行權威的信息發布,告知公眾,政府正在采取哪些政策和措施,采取此項措施的必要性,要求公眾如何配合以達到什么目的,從而使廣大公眾能夠理解和接受政府的危機管理行為,進而引導廣大群眾積極參與,主動配合政府實施應對措施,避免出現小道消息滿天飛的不正常現象。唯有此,政府應對突發事件才會更加富有效率。
 
三、突發公共事件中政府信息公開應當堅持的原則
 
對于迷惑性強的謠言,寄希望于社會大眾的迷途知返或明辨是非并不可靠。各級政府應通過信息公開傳達正確信息,通過事實引導輿論以達到消弭危機事件影響的目的。為此,政府信息公開應該遵循:
 
(一)主動、迅速原則
 
所謂主動,是政府部門本著對公眾負責的精神,主動發布有關事件真實情況的信息,掌握輿論的主動權、事件處理的主導權,而不是等事態發展到不可收拾時,才被迫公開有關信息。因此,在突發公共事件發生時,政府部門要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并密切關注各種信息的動態,主動將真實信息告知與眾,以利于公眾進行有效的危機防范和配合政府的行動,并使政府成為信息來源的主渠道。在信息公開中要做到“兩個主動”:一是主動公布正面信息,把事情的真相告知于眾,消除民眾的恐慌心理;二是主動辟謠,對于已經或將要傳播的謠言,要敢于面對,不回避地進行辟謠,并采取果斷措施予以制止。要避免“有了結果再公布”的做法,更不能消極地期待“公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所謂迅速,指當突發公共事件發生時,政府應該在第一時間通過媒體向公眾傳達事件的情況,即所謂搶占制高點,先入為主,先聲奪人,先發制人;政府一旦獲取有關謠言方面的信息,應爭分奪秒地利用大眾傳播媒介,迅速及時地對事件的內容進行科學的解釋、有效的澄清,主動引導輿論,維護社會穩定,最大程度地避免、縮小和消除謠言的負面影響。因此,政府要與謠言賽跑,真相要跑到謠言的前面,盡可能在第一時間向公眾發出權威信息,使公眾很快知道真相,防止謠言的擴散達到臨界規模,避免恐慌的發生。
 
(二)全面、準確原則
 
所謂全面,是指除了法律規定要保密而不宜對外公布的信息外,政府應毫無保留地將所有相關信息公之于眾,包括事件的發生、發展情況,危害性及影響,政府所采取的措施,社會和公眾應注意的事項,事件處理的經驗教訓等。信息公開充分、全面也意味著政府不僅要公開正面信息,還要公開負面信息,以誠懇、務實的態度公開全面的信息,讓公眾對危機事件有全面的了解,以贏得公眾的理解和支持。實際上,隨著通信技術的日益發達,任何想要壟斷信息資源、隱瞞事件真相的做法都是枉然,如果遮遮掩掩,說半句留半句,只能給公眾留下“心虛”的感覺,公眾就會加劇疑問和不滿,反而給危機火上澆油。
 
所謂準確,是指政府所公布的信息應當是事情的真相,至少是已經發生和正在發生的事實,而且數據可靠。因此,無論是正面信息還是負面信息,政府信息公開都要真實準確,而不是糊弄民眾。應做到對突發事件的公開不夸大、不縮小,按照事件的本來面目如實公開。公開負面信息雖然可能會引起公眾一定的緊張情緒,但是事實上,公眾對客觀的負面信息的承受能力要遠遠大于政府隱瞞信息的欺詐行為的承受能力。不實的信息不僅不能控制謠言,反而會加速謠言的傳播。
 
(三)多渠道、反復不斷原則
 
1.多渠道地公開信息
 
謠言的傳播和反傳播是一場信息戰:謠言的傳播者試圖渲染謠言的真實性,并擴大謠言的傳播;謠言的批駁者則盡力揭露謠言的虛假,并阻止謠言的蔓延,所以博弈雙方爭奪的不僅是話語權,更重要的是傳播的渠道。因此,在突發公共事件應對中,政府以何種方式公開信息是政府信息公開的重要環節,直接關系到信息公開的效果。以傳統的、單一的或統一而不加區別的信息發布方式,已遠遠不能適應社會公眾及時、廣泛了解政府信息的現實需要。政府對依法應予公開的信息應該采取符合該信息特點的一種或多種方式進行公開,應構建多層次的信息發布平臺,擴大社會的知情范圍。具體包括:(1)網絡方式公開信息。在網絡時代,網絡已經成為人們獲取信息必不可少的渠道,政府公開信息的方式需要跟上時代的節拍。政府要充分利用網絡覆蓋面廣、傳播速度快、傳播效果好的優勢,運用政務網站、手機短信等形式占領謠言傳播渠道,特別是要充分利用微信的方式,及時為公眾提供各種權威、全面的信息。(2)運用各種大眾媒體,充分依靠媒體的力量。媒體是政府與公眾之間進行溝通的媒介和橋梁。政府通過與媒體合作,把真實、全面的信息及時傳遞給公眾。(3)對在小范圍地區,或者我國偏遠農村等信息不暢通的地區,在發生特別重大的災情、疫情和公共衛生事件等需要群眾自救的情況下,可以通過散發通俗易懂的宣傳單和手冊等方式進行信息傳遞。(4)政府還可以出資設立固定的信息公開廳、公開欄、電子屏幕、電子觸摸屏等多種便民的信息發布渠道。
 
2.連續不斷地反復公開信息
 
信息公開的對象是社會大眾,要使全社會人人知曉、個個準備,信息公開的范圍就應該是全方位的。為此,在突發公共事件中,為保證信息公開達到良好的效果,還要采取不同于平常的公開方式,即反復傳播、滾動發布、連續不斷地公開,以此來強化信息公開的效果。正如傳播學揭示的,傳媒的覆蓋面越廣,持續的時間越長,甚至是反復的“轟炸”,信息對于公眾的影響就會更大、更深遠。在新型冠狀病毒防止過程中,我國政府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好:權威媒體公眾號及時滾動播報;中央電視總臺長時間不間斷直播;政府網站做到最快速度更新救治的進展信息;相關部門頻繁舉行簡短的新聞發布會,集中發布大量最新信息。通過上述方式,使公眾迅速知曉有關的處理信息,掌握事態的發展進程,做好各種應急準備,尤其是心理準備,同時也增強了公眾對政府應對突發事件能力的信任和支持。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宗教立法原則芻議 \邸爽  那孝偉
加強宗教立法,是要體現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還是要以管理宗教事務,維護公共利益為…
 
追尋神圣社會 \渠敬東
——紀念愛彌爾·涂爾干逝世一百周年 內容提要:本文試圖從涂爾干所揭示的失范…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越是特殊時期越要加強法治的作用
       下一篇文章:民事權利與憲法權利:規范層面的解析 ——兼議人格權立法的相關問題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