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經濟
 
經濟思想的冒險青銅時代的希臘與世界
發布時間: 2020/2/20日    【字體:
作者:方欽
關鍵詞:  經濟思想 希臘 青銅時代  
 
 
一、希臘不存在?
 
我們經濟思想之旅的第一站是古希臘。為何是古希臘?這是有必要花費些功夫說清楚的問題。
 
通常觀點是:西方文明的核心源自“兩希文明”,即希臘和希伯來文明,前者涉及科學與哲學,后者涉及宗教。這類說法雖然粗糙了些,但大體也不算錯。只不過最近這幾年國內突然冒出所謂的“希臘偽史論”,且進化為2.0版本的“西方偽史論”,還贏得不少擁躉,倒是一件令人細思極恐的事情。
 
我不想去談論“希臘偽史論”,這不僅浪費時間,還有騙稿費的嫌疑。只是簡單說說它的來源。這不是國人原創的新理論,而是冷戰時期前蘇聯一批“專家”炮制出來的東西,屬于當時意識形態戰爭的一部分。冷戰結束之后,“希臘偽史論”沉寂了一段時間,但是后來在反恐戰爭中又被極端主義勢力的宣傳戰所復活。
 
這東西的內容構造和“金字塔是外星人所造”、“中國人是蘇美爾人后裔”(也有說是古埃及人后裔的)、“納斯卡線條是古代宇航員所畫”這類故事差不多,配方是:根據一些已經被證偽(或者無法被證實)的理論,加上天馬行空的揣測,最后添上不少“花邊新聞”。在嚴肅學者眼里不值一提,但在民間頗有市場,往往能讓那些炮制者賺得盆滿缽滿。比如寫了《眾神的戰車》(,這書最近又重新包裝,出了個50周年紀念版來繼續圈錢)的那位德尼肯(Erich von Daniken),就靠著該書拉來的“流量經濟”,于2003年在瑞士開辦了一家名為“神秘園”的主題公園。不過謊言就是謊言,哪怕吹得天花亂墜。2006年,“神秘園”迎來了第100萬位客人。一個月后,倒閉了。
 
在當代世界,希臘文化的印記無處不在,這是不容否認的事實。就我個人經歷來說,我最早對古希臘有了極為深刻的印象,不是因為哪位哲學家或是歷史學者的著作,而是德國作家施瓦布(Gustav Schwab)所編寫的《希臘神話和傳說》以及日本漫畫《圣斗士星矢》。
 
不過也必須承認,“希臘偽史論”之所以能夠被發明出來,確實有些客觀因素。因為今日我們所稱的“希臘文明”,是以“希臘”這個地名作為標簽來冠名的,這會給人造成一種錯覺。其實真正的“希臘文明”并非局限于現今稱為希臘的這個特定地區,也不是由單一的希臘民族在某個特定歷史階段所創造出來的。而是經過差不多兩千年的歷史積淀,在廣闊的歐亞非大陸上,吸收了眾多外來文化而形成的一個開放性、復合型文明。
 
公元5世紀,西羅馬帝國崩潰,希臘文明斷絕于羅馬城市的灰燼中,但并沒有消失,而是在東羅馬帝國(也就是16世紀學者所稱的拜占庭帝國)存續下來。不過由于蠻族入侵、阿拉伯帝國擴張,歐洲在中世紀早期處于被異教徒全面包圍的態勢之下,再加上東西教會分裂,致使希臘文化長期被隔絕于歐洲腹地之外。當時的歐洲人只能經由穆斯林的轉譯,才能了解希臘思想的只言片語。一直到1453年,君士坦丁堡淪陷,大批希臘學者逃亡意大利,希臘文化才又回到歐洲,隨后我們見到的便是繼承希臘遺產的文藝復興。
由于希臘文化自身的復雜成分,又經歷過長期的顛沛流離,所以從文藝復興到啟蒙時代,歐洲學者不斷在重新發現古希臘。但是受客觀條件所限,以及不少學者只是假托希臘文化之名論當下之事,所以20世紀之前的希臘研究魚龍混雜,存在大量錯誤乃至虛構的史實。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謝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這個讓當代考古學家既愛又恨的“民科”。他曾經發掘過特洛伊、邁錫尼以及梯林斯等希臘文明的重要遺址,可是他的考古發掘方式不僅簡單粗暴,破壞了大量古遺跡,而且他宣稱的發現如今證明大多都是錯的。他說他找到了荷馬史詩中的特洛伊城,但特洛伊遺址下其實層疊著九座城市(其中特洛伊VII又可進一步細分為五個時期),謝里曼找到的是特洛伊II,存在年代約在公元前2400年,比《伊利亞特》中描述的特洛伊戰爭足足早了一千多年。
 
不過隨著技術條件的改進、學科發展的進步,并且得益于20世紀以來持續不斷、嚴謹的考古發掘工作,我們已經能夠基于大量的證據材料,而不是真偽難辨的歷史文獻來了解希臘文明的起源、傳承與發展。要知道古希臘為何重要,首先要厘清希臘文明的來龍去脈。
 
二、青銅時代的崩潰
 
人類文明的曙光出現在大約6000年前。目前已知的最早人類文明分別為兩河流域的蘇美爾文明和秘魯中北部海岸的小北文明(Norte Chico civilization),時間約為公元前4000年。美洲大陸曾經出現過許多絢爛多彩的古文明,發展出復雜的社會形態,但是在生產工具應用方面相對遲滯。當西班牙人于16世紀征服美洲時,其文明仍停留在介乎于石器時代和青銅時代之間。面對強勢外族文明的入侵,頃刻間遭受了滅頂之災。不過這乃后話,我們現在聚焦于舊大陸的文明發展。
 
在蘇美爾之后,登場的是古埃及文明(成熟時間約為公元前3150年)和印度河流域文明(成熟時間約為公元前2600年)。不過印度河流域文明在大約公元前1900年之后就走向衰敗,公元前1300年左右消失。而就我國來說,至少中原地區位于山西省襄汾縣的陶寺遺址已經發展為成熟的文明形態,時間約為公元前2300年。
 
兩河流域由于其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和資源優勢,成為文明繁衍生息的沃土。但同時也由于缺乏天然防御屏障,這塊寶地引來四方鄰族的覬覦。沖突和競爭是青銅時代(公元前3300年到公元前1200年左右)美索不達米亞地區永恒的主題,蘇美爾人、阿卡德人、庫提人、埃蘭人、阿摩利人、亞述人、加喜特人,都先后侵占或統治過這一區域。真可謂你方唱罷我登場,城頭變幻大王旗。
 
蘇美爾人大約于公元前1900年左右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但是蘇美爾文明沒有斷絕,從兩河流域到黎凡特和安納托利亞地區的各民族,都將蘇美爾文化融入到自身的文明發展之中:他們使用楔形文字改造自己的語言,他們在蘇美爾的萬神殿中祭祀自己民族特有的神祗,他們延續并發展了蘇美爾的政治、經濟和法律制度。
 
古埃及則得益于尼羅河兩岸獨特的地理位置和周遭地區的天然屏障,在早期保持著相對獨立的發展,形成了自己獨特的文化圈。不過當它將勢力擴張至地中海東部沿岸地區以后,也開始與兩河流域文明發生頻繁接觸,加入了古代世界的文明角逐。
 
青銅時代諸國之間的利益斗爭并不總是以戰爭的方式進行,還有相對和平的經濟貿易和政治外交,這些交流促成了各種異質性文明之間的影響、融合和演變,到了青銅時代晚期(公元前1550年到公元前1200年左右),從波斯灣到地中海東部地區呈現出一片蓬勃發展的勢頭。
 
也正是在那時,位于文明世界邊陲之地的克里特島出現了希臘文明的曙光:米諾斯文明(Minoan civilization)。
 
馬里(Mari),一個位于幼發拉底河邊的城邦國家,青銅時代近東地區最重要的貿易中轉站之一。在馬里遺址發掘出土的信件中,提及米諾斯人在敘利亞北部地區從事商務活動。這是我們所知的有關米諾斯人的最早文字記錄,其時間大約在公元前1800年左右。公元前1477年,埃及法老圖特摩斯三世(Thutmose III)興建宮殿,宮殿墻壁上繪制的是米諾斯風格而非埃及風格的壁畫。
 
“米諾斯人”是20世紀考古學家埃文斯(Sir Arthur Evans)發明的詞匯,取自古希臘神話中著名的米諾斯迷宮。這個民族如何稱呼自己到今日我們也不清楚,盡管我們知道埃及人和近東地區的人們如何稱呼他們,因為或許是米諾斯人使用的線形文字A仍未被破解。目前僅知道米諾斯人可能來自安納托利亞,大約在公元前3000年到公元前1200年在克里特島建立起成熟的青銅時代希臘文明。就這樣,文明的火種從小亞細亞地區出發,沿著愛琴海諸島嶼,一點一點地傳播到了希臘世界。
 
繼米諾斯文明之后崛起的,是位于希臘本土伯羅奔尼撒半島的邁錫尼文明(Mycenaean civilization)。邁錫尼人是青銅時代晚期異軍突起的一支力量。在極短的時間內,他們走出希臘本土,涉足近東地區老牌強國之間的競爭。他們侵占過克里特島,接受了米諾斯文化,同時也接管了通往埃及和近東地區的國際貿易路線,并在安納托利亞西部沿岸建立殖民地,與當時該地區最強大的國家——赫梯,屢次發生戰爭和沖突(當然也有過合作與聯盟)。荷馬史詩《伊利亞特》中描述的特洛伊戰爭可能就是源自這一歷史背景。
 
所繪的是青銅時代晚期諸強國以及星羅棋布的城邦國家,希臘文明位于圖中左上方。雖然地處文明世界的邊緣地帶,但就像我之前說過的,當時歐亞非大陸的古代文明社會因為貿易而緊密地聯結在一起。這些國家相互通商或杯葛,聯姻或捭闔,戰爭或結盟;國王們今日在信件中互稱兄弟或父子,明日又劍拔弩張、兵戎相見。這一幕幕國際交流場景,儼然就是一個早期版本的聯合國。總而言之,大約在公元前1500年,人類世界進入了第一個全球化時代。
 
1983年,“烏魯布倫沉船”(Uluburun shipwreck,)的發現是古代世界經濟全球化的最佳例證。這艘船沉沒于大約公元前1300年左右,考古人員花費10年時間將其打撈上岸,發掘出大約15000件人工制品,包括:14個大石錨(來自特拉布哈瓦,即今日的以色列海法);350塊純度達99%的牛皮銅錠(10噸左右,來自塞浦路斯);1噸多的錫(來自阿富汗);1噸左右的松節樹脂(來自近東地區);140個儲物罐(來自迦南地區);175個毛坯玻璃(來自敘利亞北部或埃及);象牙和河馬牙、幾千個玻璃珠、無花果、椰棗、雙連書寫板、努比亞的黑檀、塞浦路斯或迦南出產的陶制品、巴爾干的權杖、意大利和愛琴海式樣的青銅劍、高檔酒杯(可能是贈送給國王的禮物)、迦南式樣的金銀首飾、美索不達米亞的圓柱形印章、米諾斯和邁錫尼式樣的陶制容器、埃及黑石頭印章、刻有奈菲爾提蒂(Nefertiti)名字的純金圣甲蟲……
 
烏魯布倫沉船透露的只是青銅時代國際貿易繁榮景象的冰山一角,但足以讓我們一窺當時環地中海、北非和近東地區的國際化程度。這種國際化背景是早期希臘文明迅速崛起最重要的因素,并融入其文明基因中:汲取他族文化之長處,發展自身之特色。
公元前1200年前后,繁華一時的地中海東部文明世界突然間遭受致命打擊。在短短一兩百年內,從希臘到安納托利亞,再到敘利亞、迦南,文明社會淪為廢土,老牌強國紛紛傾覆,一個黃金時代就此終結。這就是20世紀考古學和歷史學頗為熱衷的話題:青銅時代的崩潰。
 
我們能夠隱約感受到三千多年前的那場大災變的慘烈程度。在這次大崩潰中,希臘首當其沖,大批邁錫尼城市幾乎在同一時間被毀滅。而安納托利亞和黎凡特地區緊隨其后,一大批貿易名城和軍事重鎮先后淪陷。文字記錄消失、人口銳減、田地荒蕪、商業絕跡、文明坍塌,整個愛琴海和近東地區進入了長達數個世紀之久的黑暗時代。環顧當時地中海東部的文明世界,唯有埃及扛住了這次大沖擊。在法老拉美西斯三世(Ramesses III)停靈廟的銘文中,我們了解到了點滴信息:“海上民族”(Sea Peoples)侵入了埃及。不過海上民族是誰,為何能夠霎時間掃蕩整個地中海東部世界,之后他們又去了哪里?我們都不十分清楚。
 
認為“海上民族”的入侵是造成青銅時代崩潰的主要原因這一觀點,目前學界不太認同。在解釋青銅時代崩潰的諸多理論中,復雜系統論是一個較受歡迎的備選答案,即這場世界性災難是由于一系列主客觀因素綜合導致的結果。不過該理論的證明需要大量事實材料相互佐證,目前考古發掘所知的信息還做不到這一點。
 
不管怎樣,一個時代逝去了。青銅時代諸強紛紛退出歷史舞臺。埃及盡管沒有倒下,但也元氣大傷,從此一蹶不振,不再是北非和近東地區的一流大國。能從崩潰中獲益的,一是以色列,《舊約》中有關猶太人進入“應許之地”的敘述,歷史背景就是大崩潰之后迦南土地出現權力真空,以色列得以占據這一地區。二是亞述人,隨著赫梯帝國的衰落,亞述帝國迅速崛起。在數千年的沖突和競爭中,夾在列強之間的亞述人從原本的商業民族進化為一部可怕的戰爭機器。依靠武力和恐嚇,亞述帝國統馭了從兩河流域到安納托利亞的大部分地區。
 
此外還有一個民族從廢墟中興起,其潛在影響可能遠勝于前二者,這就是腓尼基人,即千年以后與羅馬一較高下的迦太基。“腓尼基”這個名字是希臘人取的,意思是“紫色”,因為紫色染料是腓尼基人的專利商品。腓尼基人是專職于商業的民族,甚至他們的城市建設也一反古代世界的常規,不考慮防御和農業,只為商業和專業化的規模生產所設計。為了應對亞述帝國永無止境的貢賦要求,腓尼基人的貿易站和殖民地遍布環地中海沿岸地區,只為獲取更多的原料、更多的金銀和更多的商業利潤。僅從一個例子就可以看出亞述帝國的貪婪和腓尼基人的商業經營瘋狂到了什么樣的程度:腓尼基人在遙遠的西班牙開采了一個銀礦,時至今日,在那銀礦遺址周圍的曠野中仍然堆積著2000萬噸的礦渣。
 
當然,腓尼基人之所以重要,不是他們擅長商業,而是希臘文明的復興得益于腓尼基人。
 
轉自澎拜新聞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作為精神資源的新教文化與儒家文化——以現代科學的制度化及對科學主義的超越為例
       下一篇文章: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