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調查
 
藏族創世神話與宗教
發布時間: 2020/2/20日    【字體:
作者:德吉卓瑪
關鍵詞:  藏族 創世神話 宗教  
 
 
藏族的創世神話是藏族神話中的一種,其內容較為廣泛,大到宇宙的形成,日月星辰的創造,人類的起源,小到草木昆蟲緣何而生,都作了自己獨特的闡述。她不僅在藏族神話中,而且在藏族古典文學中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藏族的創世神話主要有《什巴卓浦》、《什巴問答歌》、《什巴塔義》、《獼猴變人》、《大鵬與烏龜》、《大地和人類》、《馬和野馬》、《七兄弟星》等。這些口碑流傳和書面記載的創世神話,充滿濃郁的高原風情和鮮明的民族特色。她與其他民族的神話一樣,是人類發展到一定歷史階段的產物,是藏族先民對大自然的探求和認識。而且,與宗教一樣,作為社會意識形態,都在客觀物質世界中找到它們反映內容的最終根源。就藏族創世神話與原始宗教而言,它們不僅在內容上具有相同的一面,而且在起源上也幾乎是同時的,正因為創世神話和原始宗教有著這樣一些共性,對兩者進行比較研究也就顯得十分必要。
 
(一)
 
藏族創世神話,大多與自然崇拜、圖騰崇拜有著十分密切的關系。隨著氏族和語言的出現,人類具有思維能力,客觀世界的種種變化,便映入藏族先民的腦海,他們試圖解釋并加以控制,由此,一個個被想象的神,伴隨著對宇宙萬物的解釋而誕生了。他們想象,宇宙尚未形成時,天地混沌一團,是大鵬和烏龜把天地分開。藏族先民用一種原始的思維方式,通過幻想將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根據自身的生活經驗來構想它的形象及其活動,從而產生對自然或某種動物的崇拜和模仿,也即萌芽狀態的原始宗教。雖然這些原始宗教活動都有各自特定的方式和內容,但是它們又具有共同的神秘儀式和禮儀形式,是以幻想和情感體驗來表現、模仿或塑造各自所需的形象的。正是這些共同的特點,構成了藏族創世神話產生的動因。
 
豐富的想象力和感性思維,使原始社會生活在藏族創世神話中形象化了。例如在《什巴問答歌》中寫道:
 
什巴宰殺小牛時,砍下牛頭放山上,所以山峰高聳聳。什巴宰殺小牛時,割下尾巴放路下,所以道路彎曲曲。什巴宰殺小牛時,剝下牛皮鋪大地,所以大地平坦坦。
在神話時代,自然與社會以及人自身,對藏族先民來說,主要是感知與體驗的對象,不可能是理性把握的對象。因此,他們將高聳的山峰、彎曲的道路、平坦的大地與自己生活中所熟悉的牦牛的形象聯系起來,作出巧妙的解釋,這無疑是一個較大的進步。它說明了藏族祖先豐富的形象思維能力。藏族創世神話之所以能獲得長久的魅力,也正是由于它們這種類比聯想對自然和社會的“不自覺的藝術加工”。
關于藏族遠古時期的象雄六大氏族之一“瓊”的肇始,藏文史籍中有這樣一段記載:
 
“報身化身慧明王,化作三鵬空中游,
棲落象雄花園內,象雄人們大驚喜,
從未見過此飛禽,老人稱其有角鵬。
三鵬飛返天空時,爪地相觸暖流閩,
黑白黃花四蛋生,每孵幼童叫瓊布。”[1]
 
對世代生活在“天然動物園”中的藏族來說,他們從遠古就和各種動物結下了天緣。藏族先民關于卵生世界的這一信仰,也正是源于他們對鳥類和其他卵生動物的一種直觀聯想。因為,許多動物的生命都從蛋中肇始的,從而,他們以為蛋既能生人、也能生天地,并把自己祖先的形成也與傳說中最大的鳥——大鵬聯系起來,加以崇拜。動物對人類的生存和發展有著難以估量的價值和意義。正如費爾巴哈所說:“動物是人不可缺少的、必要的東西,……而人的生命和存在所依靠的東西,對于人來說就是神。”藏族先民以神秘的色彩渲染動物,把它們供奉到最高的神座上,并以自己的親族祖源關系相待,以予神圣化。因此,藏族創世神話作為藏族早期生活中一種隱秘的、特殊的理性活動形式,折射著不發達階段的社會實踐內容。它既表現著神的世界,又充滿著世俗生活的內容。它對萬物起源的追尋,雖然是一種主觀的聯想和神秘的猜測,但是,它也是藏族先民探索宇宙發展的一次嘗試。
 
在《大鵬與烏龜》中,藏族先民認為大鵬從上白、下黑、中紅三種顏色的蛋中孵出,是拉、年、魯三神合為一體的化身。而這三種神靈都是藏族的原始神靈,分別居住在天上、地上和地下。它們以不同的方式主宰著人類以及自然界的一切。天上為神界,是“拉”高居的地方,“拉”可以佑助人類,給人類帶來幸福。“地”為人界,是“年”神生活的地方。“年”是一種祇神,相傳倘若觸犯它,人畜便會遭受災難;如果虔誠地供祭它,福澤便會降臨。“地下”是“魯”神棲息的地方。“魯”是一種水神,一般生活在水中。祭奉它會給你幸福,反之則招來疾病和災害。這些神靈對人類或善或惡,取決于人類對它們敬仰、崇拜與否。所謂“神,聰明正直而壹者也,依人而行”[2]。于是,藏族先民虔誠地跪拜在具有巨大威力的各種神靈的腳下,祈禱和崇拜它們。同樣,正是在自然崇拜、圖騰崇拜等原始宗教的意識形態里,誕生了各種解釋性的創世神話。“大鵬”也是在這種萬物有靈的觀念中孕育的一種圖騰崇拜物。也就是說,原始宗教的幻想,激發了藏族創世神話的誕生。
 
(二)
 
藏族創世神話作為藏族先民的文化精神遺產,包含著多方面的內容,是各種意識的綜合體。其中,宗教意識的影響占有相當的地位。
 
在苯教的經典中,記載著這樣一則開天辟地的創世神話:
 
在很早以前,有位名叫南喀東丹卻松的國王,擁有“五種本原物質”,法師赤杰曲巴把它們收集起來放入他的體內,輕輕地“哈”一聲,吹起了風,當風以光輪的形式旋轉起來的時候,就出現了火。火越吹越旺,火的熱氣和帶有涼意的風產生了露珠(水)。在露珠上出現了微粒,這些微粒反過來又被風吹落,堆積起來形成了山。法師又從五種本原物質中產生出一個發亮的牦牛狀的卵和一個黑色的呈錐形的卵。然后,用一個光輪來敲發亮的卵,產生了火光。雨和霧又從五種本原物質中產生出來形成了海。于是,天地形成,世界就這樣被創造出來。”[3]
 
這是一則納入宗教典籍中反映向宗教過渡的創世神話。在遠古時代,藏族曾以神話治國。神話的說唱形式,是苯教的重要儀軌之一。苯教將神話納入其經典或儀禮中,用它來認識和反映客觀世界。這則創世神話反映的是宇宙的本原觀,認為萬物起源于“五種本原物質”,體現了藏族先民樸素的唯物主義的宇宙觀,值得稱道。然而,同時,它又表現了神的超人力量。創造“五種本原物質”的是苯教的報身(受用身)的化身,萬能的法師即神。因此,創世神話既是藝術的表現形式,又是宗教意識的具體體現,具有雙重特征。
 
公元7世紀,佛教傳入吐蕃時,受到了土著宗教的頑強抵抗。佛教為了在吐蕃站穩腳跟,迎合藏族的傳統信仰,把苯教的神靈以及神話中的神靈都納入自己的神靈體系中,作為佛教的護法神,進行佛教化的解釋,創世神話從此也被佛教所渲染。如關于藏族族源的著名神話《獼猴巖魔女》中說:
 
“圣觀世音菩薩,對一神變示現的獼猴,授給近事戒律,派遣到西藏雪域的地方修行。當他修習菩提慈悲之心、對于甚深之佛法性空生起勝解的時候,有一個被業力所驅使的巖妖魔女來到那里,穿上婦人的服裝,苦求與他媾和成婚。在觀世音菩薩的祝福、憤怒母和救度母的稱善中,他們配成夫妻,并生下由六道輪回中的生靈投胎的六個猴崽。對邊地雪國具有三種功德:未來之時能使佛教常弘常存,善知識不斷出世,寶藏開發,利樂善業遍及十方,吉祥如意。”[4]
 
在這則神話中,不僅加進了圣觀世音點化,而且以人和動物的形象為藍本,創造了獼猴神的形象。既直接描繪獼猴和巖魔女,也通過圣觀世音、憤怒母和救度母以及近事戒律、性空、六道輪回等佛教教義間接虛構出另一個境界,使神話不僅表現社會現實,而且表現幻想的彼岸世界,既有現實的人或動物,又有虛幻的神,色彩奇幻。
 
隨著佛教的深入發展,藏族的創世神話發生了更大的變異。藏族的原始神靈與佛教的神靈相互影響,互相雜糅,又形成了一種混合性的創世神話。如在《大鵬與烏龜》中,關于烏龜的形成是這樣描寫的:
 
“這只金色的烏龜,父母三世為生處,
是一切佛的化身。在上與天神同處,
在中與年神同處,在下與魯神同處。
居在海心之玉宮,烏龜棲身在中央。
周圍四方有四門,各門有一護持神。
東有護持國之神,南有護持地之神。
西有廣目之地神,北有多聞之神守。
 
上述神話中,把藏族原始神靈“天”、“年”、“魯”神與佛教中的天王混合在一起,對自然力進行神化,并借助于神的觀念,對烏龜進行解釋,也是藏族先民將自己的宗教信仰和感情,置于神的世界中,調動自己非凡的想象力組合而成的藝術形象。因此,這個烏龜并非凡龜,而是藏族先民所崇拜的、非凡的、神秘莫測的圖騰神。盡管它是一個以表現宗教教義為宗旨的藝術產物,但是它具有不可替代的獨特美,意在激發人們對宗教的虔誠信仰。烏龜的生處“三世”,即“過去”、“現在”、“未來”,是佛教中因果輪回個體一生的存在時間。東西南北的護持神,也是佛教中鎮守四方、摧邪輔正、護法安僧的神將。顯然,神話中的神,同時又是宗教中的神,只不過是用藝術的想象力將宗教和創世神話聯結起來,擴大了創世神話的接受層次,并通過它來表現虛構的神靈世界和神靈的生活方式。
 
(三)
 
隨著生產力的發展,人類社會出現了階級的分野。人世間于是有了君王、部落首領之類的等級劃分。這種等級觀念很自然地被攝入到宗教、神話與其他意識形態中。譬如,藏族創世神話《大鵬與烏龜》中有這樣一段記載:
 
問:“倘若祖父來到天,居天父親是哪個?
倘若祖母來到地,住地母親是哪個?
倘若兒子來中間,中間兒子是哪個?”
答:“要敘居天之父親,父親是天上的釋帝。
母親是大地的眾生,兒子是陸上的烏龜。
 
神話作為社會存在所決定的精神意識,是受歷史制約的社會現象。法國社會學學者杜爾克姆(Durkheim)認為:“不是自然,而是社會才是神話的原型。神話的所有基本主旨都是人的社會生活的投影。靠著這種投影,自然成了社會化世界的映象:自然反映了社會的全部基本特征,反映了社會的組織和結構,區域的劃分和再劃分。”[5]因而,藏族創世神話中的這種天父神王、地母眾生的觀念,也是社會生活中人類行為的一種折射。隨著君權專制的出現,社會結構、人與人的關系都發生了變化,出現了貧富兩極分化的現象。人與神的關系便自然地發生了相應的變化。
 
天地有了相對應的地位,也就出現了天父地母、天父神王、大地眾生等等級的系列劃分。原始苯教有了三界天,佛教有了三十三天、三界九地、六道輪回等層次分明的大千世界。古老的藏族祖祖輩輩默然聽認著這樣的解釋,并接受了這個存在。創世神話中的“天父帝釋”是佛教中三十三天之王,居須彌山頂之善見城,是佛教的最高神;“烏龜”是“天子”、“君主”即神的兒子,是神在人間的化身;“地母”即“眾生”,是萬物之靈,要服從神的旨意、神的安排。故此,左右人們的依然是“神”、“天子”、“君主”,而受苦受難的依然是貧民百姓。但是,他們在虛幻天國的種種說教中,得到了精神上的慰藉,求得精神上的解脫后,就會安于物質上的貧困和現實生活的痛苦,把自己的一切希望寄托于“天國”、“來世”,從而順應“天命”,成為宗教的奴役。于是創世神話也不可避免地依附于宗教。
 
(四)
 
藏族的創世神話,是藏族原始社會集體幻想的產物,也是藏族先民原始經驗和智慧的結晶。從現象上看,它始終與宗教交織在一起,互相滲透,密不可分。首先,由于創世神話與宗教都試圖以主觀想象解釋世界,反映了先民的理想和希望。其次,因為宗教要利用神話得以發展,神話也往往依附宗教得以保存、弘揚。再者,富有宗教意識的古老藏族,總是把幻想中的各種神靈、圖騰、天國、來世等宗教感知和體驗,滲透到神話與其它社會意識當中,按照自己的需求和愿望或審美規律來造型。這樣,在形式上就表現為藏族創世神話與宗教的聯結。
 
二者關系盡管密切,但仍存在本質差別。創世神話雖然是一種心靈創作,可它依賴于外在的世界,是心靈對客觀自然世界與人類自身的一種觀照;宗教雖然也是一種世界觀,但它是一種絕對的心性依賴。它的一切功利,只能在空幻而神秘的想象中實現,終究不能與世俗生活要求的真實性協調起來。所以,藏族創世神話,作為宗教的生命力幾乎消亡,而作為藝術的生命力卻永世不朽,并以自身特有的神奇的想象力增加了奇幻多姿的魅力,獲得了其他藝術所不曾有的審美情趣,從而顯示出其真正的審美價值。(《中國藏學》1995年第2期)
 
圣經語文
 
注釋:
[1]《本教源流》,白崔著,西藏人民出版社,頁375。
[2]《左傳·莊公三十二年》。
[3]噶爾美《苯教歷史及教義概論》,《藏族研究譯文集》,中央民院藏學所編,頁59-60。
[4]《西藏王統記》,薩迦·索南堅贊著,民族出版社,1981年版,頁49-51。
[5]《人論》(德)思斯特·卡西爾著,上海譯文出版社,1985年版,頁101。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東基督徒的移民趨勢
       下一篇文章:異跡與明末天主教傳播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