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觀點與爭鳴
 
“朝向當下”的神話學論綱: 路徑、視角與方法
發布時間: 2020/2/28日    【字體:
作者:楊利慧
關鍵詞:  神話學 路徑 視角 楊利慧方法  
 
 
摘要: 在世界神話學界,“向后看”視角一直占據主導地位,對于神話在當代流行文化、數字技術以及文化產業的影響下出現的各種挪用和重構的研究十分薄弱,因此,神話學亟待實現從“向后看”到“朝向當下”的學術轉向。本文對“朝向當下”的神話學的建構路徑、視角和方法進行了探索和闡述,指出新取向的神話學將全面考察并描述神話在當代社會不同領域中經歷的各種挪用和重構現象,揭示神話生產和轉化的內在機制,呈現當代神話創造者、傳播者和接受者的心聲,揭示神話轉化與當代社會語境的互動關系,最終達到建構當代神話學學科體系的目的。為實現上述目標,需要采用神話學、民俗學/民間文學以及跨學科的視角,運用民族志式田野作業、網絡民族志、文本分析、語境研究以及綜合研究等多種方法。
 
一、研究緣起
 
神話,是人類創造的最為重要的表達文化之一,通過解釋宇宙、人類和文化的最初起源以及現有世界秩序的最初奠定,表達并模塑著人們的信仰、宇宙觀和人生觀。它產生于遠古時代,但始終傳衍不斷,并在不同階段的社會生活中發揮著多樣化的作用。兩千多年來,神話一直是學人努力探索的對象,神話學成為人文社會科學的重要分支。不過,在世界神話學界,學者們關注的焦點,大多是古代典籍中的神話,追溯古代神話的起源、神祇的原初形貌、神話流傳演變的歷史軌跡等等,成為神話研究的主要內容,“向后看”視角(backward-looking perspective)是主導性研究視角,研究方法也多是依賴古文獻記錄和考古學資料進行考據。這方面的一個鮮明案例可參見美國ABC-CLIO出版公司于2005年前后陸續出版的“世界神話手冊”叢書(Handbook of World Mythologies series)。該公司邀約了諸多知名神話學家,對世界各國的神話予以介紹和評述,并編輯出版了該大型叢書,其中除個別作者關注到神話在當 代社會中的活形態流播外,絕大多數學者基本都是運用古代文獻資料進行溯源性考據。盡管一些人類學者(包括有人類學取向的其他學科的學者)力圖糾正這一古文獻考據的偏向,主張把神話放在活生生的現實語境中加以研究——這一取向的代表性學者首推波蘭裔英國人類學家馬林諾夫斯基(Bronislaw Kaspar Malinowski),不過,該取向的神話研究大多集中關注一些地域上較偏僻、文化形態相對單純的部落或部族(所謂“原始人”“土著人”或“野蠻人”)。以上兩種研究,即以古代文獻記錄和考古資料為分析中心的研究和以土著民族的神話為考察中心的研究,使得世界神話學一直帶有濃厚的“尊古”“崇古”的特點,神話因此常常與“原始”“蒙昧”“洪荒”等字眼掛起鉤來,成為一般人心目中已經逝去或者即將逝去的文化遺留物,與當代社會格格不入。這種局面極大地限制了學者對古老神話如何與現代社會“接軌”、對如何激活神話在當下的生命力的探討熱情,嚴重阻礙了神話學對當下社會現實的充分關注。對于神話在當代文化產業、數字技術和文化商品(化cultural commodification)大潮影響之下的傳承和演變,鮮有充分的關注和詳盡的探討,具體地說,對于神話在當下流行文化以及文學、藝術、商業等范疇——例如電影、電視、電子游戲、網絡文學、傳統作家文學、遺產旅游以及雕塑繪畫等領域——中普遍存在的挪用與重構現象,神話學界的研究十分薄弱。由此造成的缺憾是:神話研究者未能在完整的歷史脈絡中把握神話的生命力,面對古老神話如何與現代社會“接軌”等嚴峻的現實問題,神話學界缺乏深度研究,這不僅嚴重束縛了學科理論和體系的創新,也削弱了神話學界參與當下社會文化建設和學術對話的能力以及對公眾(尤其是青年人)的吸引力。
 
20世紀中后期以來,一些神話學者開始探求神話在現代社會中的利用和重建,這成為神話學直面當下的先聲。例如,前蘇聯神話學家梅列金斯基(Yeleazar Meletinsky)集中分析了 “20世紀文學中的‘神話主義’”——他將作家汲取神話傳統而創作文學作品的現象,稱為“神話主義”;美國比較神話學家約瑟夫·坎貝爾(Joseph Campbell)在其系列著作如《千面英雄》《神話的力量》等中,從心理學的精神分析理論出發,深刻分析了神話原型如何反復在人類文化中出現及其出現的意義;德國宗教學教授阿爾穆特-芭芭拉·雷格爾(Almut-Babara Renger)對于古希臘納西索斯神話及其在21世紀賽博空間中的流變歷程作了細致考察;中國神話學者葉舒憲自 2005年以后,撰寫了系列文章,對新神話主義現象及其興起的社會背景、心理動因、表現形式、體現的西方價值觀以及對中國重述神話文藝的啟示等等,作了比較詳盡的介紹和闡發;《長江大學學報(社科版)》曾多年開設“神話學與神話轉化研究”專欄, 探討神話在當代社會實現轉化的困境與途徑。近幾年來,本人以及課題團隊運用重新闡釋過的“神話主義”的概念和視角,對遺產旅游和電子媒介中的相關現象作了描述和分析。在筆者重新闡釋并不斷完善的界定中,“神話主義”是指20世紀后半葉以來,由于現代文化產業和電子媒介技術的廣泛影響而產生的對神話的挪用和重新建構,神話被從其原本生存的社區日常生活的語境移入新的語境中,為不同的觀眾而展現,并被賦予了新的功能和意義。神話主義既指涉現象,也是一種理論視角——該概念含有這樣的意涵和追求:自覺地將相關的神話挪用和重構現象視為神話世界整體的一部分;看到相關現象與神話傳統的關聯性,而不以異質性為由,對之加以排斥。
 
但是,總體而言,對神話在當代社會中的傳承和變遷的研究,尤其是對20世紀后半葉以來受到文化產業、數字技術以及商品化影響的神話的研究,顯然數量不多,質量也有待進一 步提高:許多論述僅依賴文本的搜集和分析,缺乏深入細致的田野調查做依據,而且隨感性 的議論較多,專門研究不足,因此不免流于空泛;從神話學視角切入的論述較少,對于諸多神話學理論和實踐問題,缺乏系統和有力的探討,更缺乏立足于神話學體系的整體反思。這種種不足,與神話在當代社會的諸多領域頻繁經歷挪用和重構而且影響廣泛的現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也嚴重束縛了神話學這門古老學問的創新與發展。
 
神話學亟待實現從“向后看”到“朝向當下”(present-facing)的學術轉向。
 
二、建構“朝向當下”的神話學的路徑
 
2018年底,本人主持申報的“中國神話資源的創造性轉化與當代神話學的體系建構”項目獲批為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該項目正是基于對如上學術史及其中不足的反思, 力圖對當代社會一些主要領域中對中國神話的挪用與重構的現象作全面的考察和梳理,并在此基礎上對“朝向當下”的當代神話學的理論體系進行創新性建構。
 
那么,如何建構一門“朝向當下”的當代神話學?其路徑、研究視角和方法是什么?本文將探索并嘗試回答上述問題,以期初步建構這一新取向神話學的基本理論框架,為未來相關研究的開展奠定基礎。
 
在筆者看來,建構“朝向當下”的當代神話學必須通過以下三個步驟:第一,全面考察神話在當代社會不同領域中經歷的各種挪用和重構現象,深描其豐富多樣的表現形態,分析其文本特點并作文本的分類;第二,以此為基礎,揭示神話生產和轉化的內在機制,呈現創造者、傳播者和接受者的心聲,探查神話被挪用與重構的內在動因,揭示神話的挪用與重構與當代社會文化政治語境的互動關系,提煉成功轉化的經驗和模式;第三,最終,從本體論、方法論以及實踐論層面,構建“朝向當下”的當代神話學的學科體系。
 
具體地說,通過如上路徑來建構的“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應具有如下內容:
 
(1)考察神話在當代社會不同領域中經歷的挪用與重構,深描其豐富多樣的表現形態。在世界范圍內,神話在當代社會最常被大規模挪用和重構的文化場域主要涉及當代文學(包括傳統作家文學、網絡奇幻文學、科普文學以及兒童文學等)、數字媒介(包括電影、電視、電子游戲以及網絡自媒體等)、遺產旅游(涉及不同地域和不同民族)以及圖像藝術(如雕塑、繪畫、民間工藝和舞臺劇等)。因此,對上述領域中神話被挪用和重構的多元形態加以細致梳 理和深度描述,成為建構新取向神話學的基礎。
 
(2)歸納主要的挪用和重構方式,揭示神話生產和轉化的過程和機制。神話的轉化往往因地制宜,因人而異,在不同的情形下常有不同的方式,轉化的過程也有差異。同時,由于轉化動機、創作者、觀眾、傳播媒介與生產方式等因素的不同,神話轉化的機制也呈現出很大的差異。有鑒于此,“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應對上述領域中主要的神話轉化方式進行全面歸納, 對其中的轉化過程進行深度描述,并揭示形塑神話的當代轉化的機制。
 
(3)呈現創造者、傳播者和接受者的心聲,探查神話被挪用與重構的內在動因。在世界民俗學領域,很長時間里,那些講述、表演、展現神話的個人常常被視為“集體”的代言人,他們的才能、個性、世界觀等往往被貼上了“集體性”的標簽而面目模糊。20世紀60年代以后,由于表演理論的影響,學者們的研究視角逐漸從“以文本為中心”轉向“以表演為中心”,“民”不再代表抽象的“集體”,而是呈現為有血有肉的個人;人不再是傳統的被動接受者,而是主動選擇者和創造者。本人對于神話的講述者和傳承者的集中關注,在《現代口承神話的民族志研究》一書中已有突出體現。“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應延續這一關注,不過這一次,具有革命性意義的是,神話學的聚光燈將照在那些網絡小說的寫手、運用自媒體講述并聆聽神話的朗讀者和聽眾、旅游景區的導游以及神話主題公園里的雕塑家的身上。“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應通過面對面的或者間接訪談的方式,傾聽這些創造者、傳播者和接受者的心聲,了解他們對神話及其當代轉化的看法,認識他們如何將個人的理解和創造性注入神話的傳承鏈條中,從而探究神話被挪用與重構的內在動因,并分析個人創造性與傳統的傳承性的互動關系。
 
(4)分析神話的挪用、重構與當代社會文化政治語境的內在關系。前文已經述及,自20 世紀90年代中后期尤其是21世紀以來,中國民俗學界開始轉變研究范式,以抽象的、被剝離了語境關系的民俗事項為中心的研究范式逐漸為語境研究范式所取代,對于民俗與社會生活、社會關系、文化傳統的復雜關聯,以及民俗表演的情境等的關注漸漸占據主導地位,呈現出民族志式的整體研究取向。“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應積極汲取這一晚近的民俗學發展成果,將神話的挪用與重構置于當代社會文化政治語境中加以考察。神話的轉化有著悠久的歷史,并非是當代社會獨有的現象——曹雪芹所著《紅樓夢》中對女媧煉石補天神話的重構,魯迅所著《故事新編》中對大禹治水、后羿射日、嫦娥奔月等神話的重構,都是不同時代里神話挪用與重構的具體體現。那么,神話在當代社會發生的挪用與重構與當前的社會文化政治語境有何關系?與以往歷史上的同類現象相比,神話具有哪些穩定傳承的部分,又具有哪些不同的時代特點?“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應探究神話轉化與相關語境的互動關系,并從中反思神話傳統在當代所擔負的功能和蘊含的意義。
 
(5)考察神話的當代挪用和重構對神話的內容、形式、功能、意義以及人們的神話觀念產生了什么樣的影響,并分析這些轉化對神話傳統的當代傳承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6)從公共民俗學的角度,提煉神話實現成功轉化的模式,為包括神話在內的傳統文化的保護和發展提供參考。公共民俗學(public folklore)講究專業知識的應用,學者通過自己的研究以及與社區的合作,為地方民間傳統的保護和發展提供幫助。“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將立足于公共民俗學的立場和實踐,對當代神話挪用與重構的結果作總結,提煉出其中成功的經驗,歸納出具有操作性的模式,也直面并討論其中失敗的教訓,從而為各級政府、相關文化組織、商業機構和個人開展傳統文化的保護和發展工作提供有益的借鑒。由上述問題的探索開始,“朝向當下”的神話學還要力圖進一步討論一些重要問題:如何有效地進行傳統文化的保護和挪用與重構?在現代化和全球化的沖擊下,到底應該如何有效保護包括非物質文化遺產在內的傳統文化?如何實現傳統文化在當代社會中的有效轉化,進而促成其可持續發展?這些不僅僅是中國面臨的問題,也是擺在全世界面前的挑戰。新取向的神話學應從神話學的特殊立場出發,參與學界和社會對上述重大問題的討論,并作出積極貢獻。
 
(7)建設一門“朝向當下”的當代神話學。如前所述,傳統神話學往往以“向后看”為主導性研究視角,研究對象是古代典籍中的神話或者土著人的神話,研究方法以文獻考據或者深入土著社區開展田野研究為主,研究內容主要聚焦于古代神話的起源、神祇的原初形貌、神話流傳演變的歷史軌跡等。這樣的神話學顯然已無法應對“朝向當下”的神話研究的需求。那么如何以“朝向當下”的神話學的經驗性個案研究為基礎,在較為全面地梳理、考察、總結的基礎上,從本體論、方法論以及實踐論層面,建構一個新的神話學體系,將是“朝向當下”的神話學的一個關鍵內容。
 
三、主要視角
 
研究視角是指看待、分析對象的角度。筆者認為,“朝向當下”的神話學的研究視角大約主要包括如下幾個。
 
1.神話學的視角
 
 “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從根本上說隸屬于神話學學科,而不是文化批評、文化產業研究, 因此神話學的視角應是最基本、最重要的視角。盡管在神話學的領域里有不同的學術流派, 學者們研究神話的具體角度和方法也富有多樣性,但是對“神話”這一文類的特質、起源、功能以及意義的探尋構成了神話學的核心①。“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將從神話學的視角出發, 對如下一些問題作出探索和解答:到底什么構成了神話的特質?神話為何會世代延續?延續的方式和途徑怎樣?在世代相傳的過程中,神話曾經歷過怎樣的變異?這些變異與今天神話所經歷的大范圍的挪用與重構有怎樣的區別?在當代社會中人們為什么依然講述神話?如何認識那些經過了挪用與重構的神話?這些神話與傳統神話有什么樣的異同?神話轉化的效度和限度在哪里?神話的轉化與不同時代以及時代中的人有何關系?轉化對有關神話的觀念帶來了怎樣的影響?研究神話在當代社會中的轉化和延續對神話學學科體系提出了哪些挑戰?……上述問題既關涉到神話學的核心,也是“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必須回答的關鍵問題,故此,神話學視角毫無疑義地成為“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最主要的視角,它將貫穿在所有研究過程中。
 
在神話學的總體視角中,當下取向的神話學還將特別運用神話主義的視角。如前所述, “神話主義”這一概念經過筆者的重新闡釋,既指涉現象,也是一種理論視角,它含有這樣的意涵和追求:看到神話的轉化現象與神話傳統的內在關聯性,而不是以異質性為由,對之加以批判和排斥;自覺地將神話挪用和重構現象視為神話世界整體的一部分,并主張將相關現象納入神話學的學術范疇之中。
 
2. 民俗學/民間文學的視角
 
民俗學和民間文學有著密切的關系,有時民間文學被視為民俗學的分支學科,但在強調民間文學的藝術審美屬性及在此基礎上形成的理論與方法時,二者又相對獨立。一般說來, 民俗學/民間文學的學科視角具有如下共同特點:第一,它將民俗(含民間文學)——日常生活中具有傳承性的文化——在生活中的生存和變遷狀態置于研究的中心位置;第二,具有移情地理解民俗主體(或者說“傳承人”)的主位(emic)立場;第三,運用民族志方法,對民俗生 存和變遷的語境及具體過程進行參與觀察和深度描寫,并對相關的社會關系和話語作出細致分析。神話作為人類重要的表達文化之一,既是民間文學(語言藝術)的一部分,也是民俗(生活文化)的有機組成,因而理所當然的是民俗學/民間文學研究的內容之一。“朝向當 下”的神話學也應從民俗學/民間文學的視角,采用民族志的方法(見下),分析神話在當代生活中的生存和變遷,并力圖從主位立場出發,考察不同的創造和傳承主體如何看待和理解神話及其轉化。
 
在對一些具體問題的探討中,“朝向當下”的神話學還將著重借助公共民俗學的視角來展開研究。公共民俗學屬于民俗學的分支,它講究專業知識的應用,強調學者通過自己的研究以及與社區的合作,為地方民間傳統的保護和發展提供幫助,因此,已發展出一整套有別于一般民俗學理論和實踐的工作旨趣和實施路徑,強調在“文化對話”的平等立場上,對當代社會所發生的與傳統相關的各種文化實踐予以積極關注、討論乃至干預。“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將立足于公共民俗學“文化對話”的立場并借助其“積極文化干預”的視角,對當代神話挪用與重構的結果加以總結,提煉出其中成功的經驗,歸納出具有操作性的模式,同時直面并討論其中失敗的教訓,從而為各級政府、文化組織、商業機構以及個人開展傳統文化的保護和發展工作,提供有針對性的借鑒。
 
3. 跨學科的視角
 
“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力圖全面考察神話在當代社會中的各種表現,牽涉面廣泛,具有突出的跨學科性質。因此,在以神話學和民俗學/民間文學視角作為總體指導的同時,還需要借鑒多學科的視角。例如:
 
文藝學的視角。文藝學是研究文學的性質、特點及其發生、發展規律的學科。鑒于當代文學是最常挪用與重構神話的領域,“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在考察“當代文學中的神話重述” 時,必須借鑒文藝學的視角,通過深入的文本閱讀和細致的文本分析,梳理神話在當代傳統作家文學、網絡奇幻文學、科普文學以及兒童文學中所經歷的轉化過程,考察當代文學重述神話的生產機制,總結當代文學創作者利用神話的方式,并探究當代文學重述神話背后的社會文化意義。
 
媒介環境學的視角。媒介環境學(media ecology,一譯“媒介生態學”)的顯著特點是:關注技術、環境、媒介、傳播的演進;重視媒介長效而深層的社會、文化和心理影響;懷有深切的人文關懷和現實關懷。“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將借鑒媒介環境學的視角,深入審視新媒介環境中的神話轉化,考察不同的數字媒介形式比如電影、電視、電子游戲,以及普通民眾在互聯網時代運用自媒體來講述和傳播神話(如“喜馬拉雅”電臺的神話講述)等,如何影響了神話在當代的傳播和變遷。
 
旅游人類學的視角。旅游人類學(anthropology of tourism)是人類學的分支學科,它研究各個方面的旅游現象,其研究重點主要集中在兩個主題上:一是旅游者和旅游本質;二是旅游對旅游目的地的人民及其社區的經濟、文化、社會等方面的影響。遺產旅游語境中的神話重述和重構在當代社會中十分常見,因此需借鑒旅游人類學的視角,著力考察大眾旅游產業對于神話的傳承和轉化帶來的影響,包括地方文化專家如何制作導游詞、導游如何表演神話、游客如何看待旅游景區內的神話講述、遺產旅游如何形塑了游客的神話觀等等,并提煉實現遺產旅游與神話的挪用與重構“雙贏”的有效模式。
 
圖像學的視角。神話除了以口語和文字的形式傳播,也常常通過圖像的方式展現,因此從圖像學(iconology)的角度來研究神話,一直是神話學的重要內容之一。圖像學的研究一般著力于闡釋圖像作品的本質內容與形式,考察古典母題在藝術發展中的延續和變化,或者探尋某一母題在形式和意義上的變化。晚近的圖像學關注形象及相關的觀念,試圖回答什么是形象、形象與詞語的區別、形象的重要性、形象與意識形態的關系等問題。“朝向當下”的神話學也要借鑒圖像學的視角,考察神話在雕塑、繪畫、工藝品、舞臺劇等藝術形式中的多元表現,探討當代神話景觀的生產機制、轉化模式及其擔負的社會文化功能。
 
除了上述幾個學科的視角之外,“朝向當下”的神話學也應參考大眾文化批評、青年亞文化研究、表演學等多種學科的視角來作綜合研究。
 
不過,歸根結底,對“朝向當下”的神話學而言,以上這些學科的視角,主要在涉及相關的具體研究對象時起著不可或缺的參考性、輔助性作用,其根本的主導性視角,還是神話學和民俗學/民間文學的視角,它們將貫穿在所有事項的研究中,成為協調、統籌其他視角的核 心。此外,各視角有主有輔,又彼此交融、相互補充。這樣的研究,既能為“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更好地解決主要問題奠定扎實的基礎,也能為促進多學科之間的有效交流與對話發揮作用。
 
四、研究方法
 
與“向后看”的神話學主要采用文獻考據和溯源的方法不同,“朝向當下”的神話學主要采用如下方法:
 
(1)民族志式田野作業(ethnographic fieldwork)。這一方法主張研究者深入到一個或多個社區之中,以參與觀察和面對面直接交流的方式,較長期地沉浸于該社區文化,獲取第一手資料,同時以移情式的理解,直接感知調查事項的本質,并在與各種田野關系互動的過程中做到對該文化的理解。“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最重要的特點之一便是經驗性的實證研究, 強調研究者親身到神話轉化的場域中去參與觀察,記錄并研究神話轉化的狀況,同時對相關創造者和傳播者主體進行直接或間接的訪談,了解其秉持的神話觀及神話轉化觀,進而認識神話在當代社會延續的內在原因。因此,民族志式田野作業方法是“朝向當下”的神話學最基本的方法之一,既用于對地方社會和人群的參與觀察,也用于對作家、網絡寫手、影視劇制作者與觀眾、電子游戲的玩家、神話景觀的制作者、導游、游客、政府官員、學者等等的面對面的深度訪談。
 
(2)網絡民族志(internet ethnography),也可以稱之為“網絡田野作業”(internet field⁃work)、“虛擬民族志”(virtual ethnography)或者“在線民族志”(online ethnography)等。網絡民族志也可以被視為一種特殊形式的田野作業,不過,由于它在諸多方面的特殊性,所以常常被研究者單獨使用。這一方法適用的研究場景是:研究者通過積極參與或潛伏在互聯網中, 借助對文本的呈現以及虛擬社區中的社會互動進行觀察,來了解并分析相關群體的態度與行為特征。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研究的日漸深入,關于網絡民族志的討論,成為人類學及其相鄰學科討論的熱點話題,以互聯網為研究環境并利用互聯網進行資料收集的田野作業方法及其與實際社區中的田野作業方法的異同,引起了學者們的很多關注。“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將集中考察和研究網絡文學、電影電視、電子游戲以及以互聯網為基礎的自媒體對神話轉化的狀況,因此網絡民族志是必須采用的一種方法,研究者將通過積極參與或潛伏在互聯網中,全面搜集神話轉化文本,觀察虛擬社區中以神話為資源進行的交流互動,從而了解和分析神話在虛擬空間中發生轉換的呈現形態,并認識相關參與者的態度與行為特征。
 
(3)文本分析(textual analysis)。在表達文化的語境中,文本具有內聚性和客觀性,能夠被稱呼、命名、引用和談論,能夠被客體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從語境中剝離出來。文本分析 是民間文學、民俗學領域常用的分析方法之一。盡管以文本為中心的方法(text-centered ap⁃ proach)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在世界民俗學界受到集中反思,但是無人否認文本在表達文化 中的核心位置,也無法否認文本分析方法對于表達文化研究的無可替代的作用,在探究口頭敘事的情節、結構、特殊的審美特征、穩定性和變異性等問題上,這一方法具有無可替代的重要性。“朝向當下”的神話學對于諸多領域中存在的神話轉化現象,例如當代奇幻文學作品、影視劇、主題公園或者導游的表演等等當中的再現神話,都需依賴文本分析法,分析相關神話在內容、形式、功能和意義上的承續與差異。
 
(4)語境研究(contextual study)。語境研究是目前世界民俗學領域占據主導地位的方法,它與文本分析方法構成相互補充的關系。語境研究關注的中心不是抽象的文本,而是文本在語境、尤其是情境(situation)中的動態形成過程及其形式的實際應用,強調文本的形式、 功能和意義都植根于由文化所規定的背景或事件中。“語境”無疑是“朝向當下”的神話學的關鍵詞之一,因為“朝向當下”的神話學要探索的,恰恰就是神話傳統在當代社會各種新的語境中的轉化和重構,神話往往具有了不同的內容和形式,并被賦予了新的功能和意義。因此,語境研究成為“朝向當下”的神話學不可缺少的方法,它尤其被用以回答如下問題:神話的挪用與重構與當代的社會文化政治語境存在怎樣的內在關系?神話的轉化具有哪些新功能和新意義?
 
(5)綜合研究法(synthetic approach)。神話是一種復雜的文化現象,僅僅依賴一個視角、 一種方法去考察,很難洞見其全部真諦,因此,筆者一直提倡用綜合研究法來研究神話。這 一方法主張在研究神話時,把注重長時段的歷史研究與注重“情境性語境”和具體表演時刻的視角結合起來,把宏觀的、大范圍里的歷史-地理比較研究與特定社區的民族志研究結合起來,把靜態的文本闡釋與動態的交流和表演過程的研究結合起來,把對集體傳承的研究與對個人創造力的研究結合起來。在“朝向當下”的神話學中,這一方法將被用于考察神話在長期歷史演變脈絡中,在當前某一特定情境下受到諸多復雜因素協同影響的過程。
 
五、結 語
 
神話是優秀傳統文化的根脈,它自遠古時代流播至今,一直極大地形塑并規范著人們的世界觀和現實行為。與以往“向后看”的神話學不同,“朝向當下”的神話學著力探究的正是神話在當代社會中的挪用與重構。因此,它將全面考察并描述神話在當代社會不同領域中經歷的各種挪用和重構現象,揭示其生產和轉化的內在機制,呈現當代神話創造者、傳播者和接受者的心聲,揭示其轉化與當代社會語境的互動關系,最終達到建構當代神話學學科體系的目的。為實現上述目標,它需要采用神話學、民俗學/民間文學以及跨學科的視角,運用民族志式田野作業、網絡民族志、文本分析、語境研究以及綜合研究等多種方法。
 
建構“朝向當下”的當代神話學,對于更深入地探尋神話傳承和變異的規律,認識神話生產和轉化的內在機制,改變傳統神話學保守、僵化的狀態,促使其實現從“向后看”到“朝向當下”的轉向,進而推動神話學學科體系的創新,都具有十分重要的學術意義。此外,“朝向當 下”的神話學對神話挪用與重構經驗的總結和有效模式的提煉與歸納,也對當前國內外公共文化領域以及學術界有關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的探索,有著積極的借鑒作用。
 
西北民族研究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20世紀西方“人學”的宗教觀
       下一篇文章:神學是一生掙扎的歷程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