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社會
 
宗教的世俗化、公民化、現代化
發布時間: 2020/3/5日    【字體:
作者:卓新平
關鍵詞:  宗教 世俗化 公民化 現代化  
 
 
隨著全球化進程的不斷深入,宗教問題日益明顯,其敏感和影響程度的擴大應該引起我們的高度重視。在當今世界60億人口中,信奉各種宗教的人有48億,占世界總人口的81%。尤其是各種新興宗教發展迅猛,其信仰團體達2萬多個,信徒人數亦超過1.3億。在全球化過程中,不少宗教問題都直接關涉“全局性、戰略性、前瞻性”的理論和實踐問題,它們往往會形成局部地區的難點、焦點和全球性的熱點、重點,對整個世界的格局和發展走向產生深遠影響,甚至有可能改變歷史進程和人類命運。
 
美國“9.11”事件后,不少人都在探討并反思“宗教可能導致什么”、“宗教應該提倡什么”、“宗教可以避免什么”這類既敏感、微妙、又頗為熱門并吸引人的問題。宗教問題在當代世界已涉及到國際政治、世界和平、國家安全、社會穩定、經濟發展、民族關系、法律秩序等重要方面。因此,系統了解并深入研究世界宗教問題的來龍去脈及其發展態勢,對我們當今的戰略思維和戰略決策極為重要。
 
(一)世界宗教的世俗化、公民化、現代化趨勢
   
當代世界宗教的一大特點即面向世界、面向社會、面向現實、面向個我人生。在全球化進程中,宗教發展已很難“遁世”、“隱居”,亦不可能離開社會、回避現實。因此,世俗化、公民化、現代化已成為當代世界宗教發展的主要趨勢。
    
在 “全球化”浪潮的沖擊下,宗教世俗化極為引人注目。在此,“世俗化”包含著兩層意思。其一,“世俗化”即“非神圣化”,意指傳統神圣觀念的“祛魅”、神圣象征的退隱和神圣符號的破解。人們對以往宗教意象、觀念的神圣、神秘和神話化解釋,已被今日理性、現實和還原化解釋所取代。但“非神圣化”之后,宗教的本真及其寓意仍存,宗教的價值體系亦得以保留。其二,“世俗化”也意味著宗教是在積極進入世界、回返現實、直面人生、“溫暖”人間,即強調其現實意義和現實關切。這樣,“世俗化”并沒有真正“化掉”宗教,而是促使宗教更全面、更廣泛地滲入生活,在社會存在及發展的方方面面以直接或間接、公開或潛在的方式頑強地體現其自我。
    
宗教的“公民化”亦稱宗教“國民化”或“市民化”,這在北美當代“國民宗教”(civilreligion)現象及其社會意識中得到典性體現。從全球視野來看世界宗教,我們可以發現宗教在不同國度的現實存在呈現出政教分離、政教合一、政教協約等多種形態,而“政教分離”則正成為世界各大宗教發展的主導趨勢。與“政教分離”發展相呼應的,則是宗教存在的“公民化”現象之出現。在現代社會中,以往宗教“君臨天下”、“神治”、“一統”的局面不復存在,宗教的制度性、建構性和組織性作用減弱。于是,一種新的“公民宗教”或“國民宗教”意識應運而生,在一定程度上填補了宗教制度性作用衰退而留下的空白和不足。這意味著,宗教機構和組織在許多國度已不再起統治和主導作用,其追求和利益則需要國家公民即社會成員的“宗教性”來體現或實現。在宗教教階制和神職人員在社會功能上“失效”的地方,宗教“平信徒”的作用得以發揮,其在宗教團體中的角色及其社會影響受到關注。因此,我們必須正視并高度重視在全球化進程中宗教“公民化”這一發展趨勢。
    
所謂宗教的“現代化”是指其“現代”意識和對社會現代進程的積極適應。首先,宗教在社會制度層面上向社會現代發展靠攏,大多放棄了傳統封建神權專制,從觀念上推動從“神本”往“人本”的過渡,以其宗教精神遺產來注解、論證現代“平等”、“民主”思想,在宗教組織及其教階結構上推行適應現代社會體制的改革。其次,宗教在改革或擯斥其制度滯后的同時,以價值理念上的適應來為現代發展提供精神動力。再次,宗教開始對現代科技發展及其成果持認可、開明之態,在調整其與科技之關系的同時亦有意識地運用科技發展帶來的成果,使之能為其信仰服務。此外,宗教在試圖跟上現代化步伐之際,亦對現代化本身及其后果加以分析、評價或批評、警告,有著入乎現代卻超越現代的意趣。這樣,宗教在全球化進程中在一定程度上亦融入并推動了“后現代”的發展,并參與了“后現代主義”本身從破壞性到建設性、否定性到肯定性、悲觀性到樂觀性的轉變。
    
(二)世界宗教的多元化、本土化、普世化走向
         
全球化進程在政治上出現了“單極壟斷”與“多元并存”的抗衡,在宗教上亦有著“一種宗教”或“多種宗教”之爭。從總體趨勢來看,“全球化”絕非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宗教等的“一體化”或“單一化”,而呈現出多元涌動、多元抗爭、多元發展的局面。世界各大宗教及其相關派系各有自己的發展軌跡和特色,全球化在促進其相互接觸、增加其相互了解的同時,亦喚醒其自我意識、使其個殊性得以彰顯。就其傳統意義而言,各種宗教均有其特定的民族、地域、文化和歷史背景;在某一固定地區,相應的傳統宗教會有更大的影響、甚至能起決定性作用。但全球化的進程已將這種格局打亂,宗教的分布出現重組,某一宗教“大一統”的狀況亦不復存在。信息的快捷和交通的便利,經濟發展和社會開放帶來的人員流動和移民大潮,更使宗教的多元化異彩紛呈。政治上的多極和信仰上的分化,在人類的全球性共存中更顯突出。
    
與多元化相伴隨的則是宗教的“本土化”走向。“全球化”氛圍中的宗教不是脫離地方特色的抽象存在,乃是其具體地域、具體文化環境中的生動展現。宗教的“本土化”反映了一種既跨文化,又進入文化的交流,是一種體現地緣特色的“融入”。因此,“本土化”亦稱“本地化 ”或“本色化”,并引申出“處境化”的蘊涵。所謂“處境”,包括歷史處境、社會場景、文化背景、經濟環境、政治情景等涵蓋。宗教在適應這些處境、達其“處境化”時有表層或深層之“化”。這種表層的“本土化”一般指“文化披戴”,即宗教對某種本土文化在外表上的適應,指歸在一種與本土文化的外在“形似”,而不希望其本質之改變,因此在文化接觸的深層面上會產生碰撞和沖突。與之相對應,宗教在深層的“本土化”則指其“文化融入”,即通過一種內在的相融和結合而使相關文化得以“重構”,其宗教獲得與本土文化內在的、本質性的“神似”。應該指出,這種“本土化”走向,及其“化”的程度,除了文化因素之外,更與政治的關聯密不可分。以弱勢政治為背景的宗教,其“本土化”主要是適應、服從當地社會文化;而以強勢政治為支撐的宗教,其“本土化”則有可能改變、重構當地社會文化的格局。
    
與全球化趨勢頗為吻合的,還有宗教的“普世化”傾向。這種宗教“普世主義”強調其宗教應在世界的“每一個地方和所有的地方”存在并發展,以“一個世界或沒有世界”的口號來提倡其社會共在、信仰共識。面對宗教多元化、本土化、世俗化使其凝聚力大為減弱這一嚴峻現實,不少宗教意識到其教派分離和歷史分裂已使其現實存在中的政治力量削弱、社會影響減少、民眾吸引力退化,因此為克服其勢單力薄的窘境而重新呼吁其宗教內的求同、合一,旨在增強其社會存在的整體實力。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宗教“普世”聯合在一定程度上亦與相關民族或國度的政治聯合及國際合作相結合,形成了宗教與民族問題的復雜交織。
    
(三)世界宗教中的極端主義、原教旨主義、價值干涉和反主流文化動向
    
與世界宗教發展的大趨勢相悖,在從多樣性中求統一的全球化進程中,亦出現了宗教極端主義、原教旨主義、價值干涉和反主流文化等動向。這些思潮乃從強調其信仰的個殊性、獨特性和優先性而走向極端,表現出惟我獨尊、排外排他之態,從而導致各種“宗教不容忍”、“宗教霸權”甚至“宗教迫害”的后果,對當代世界的和平與發展構成威脅。
    
宗教極端主義一反宗教發展中的現代化、世俗化和社會適應,突出其回歸傳統、封閉保守、抵制社會開放和發展的主旨。在這種思潮影響下,一些宗教極端派別反對任何在教義、教規及社會行為上的妥協、讓步,對外沒有寬容、沒有和解,對內則要求其信徒嚴格按照其傳統教義、信條來規范、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為。而這些極端主義一旦被政治勢力所利用,則會形成“宗教思想政治化”、“宗教組織政黨化”、“宗教領袖政客化”的局面,使相關國家和地區的局勢不穩、社會動蕩。
    
在教義、信條上,宗教極端主義通常會與保守主義、原教旨主義相關聯。其特點是與宗教中的“現代派 ”、“自由派”相抗衡,主張信仰回歸“本初”、“原始”之狀,持守其“基本要道”和信仰“正統”,而堅決反對宗教向現實社會發展靠攏,不愿主動適應歷史的變革與進步。這種保守主義的回潮或原教旨主義的意向在世界許多宗教中都已先后亮相,如基督宗教中的“基要主義”和“宗教右派”,伊斯蘭教的原教旨主義思潮和猶太教中的極端保守派傾向等。宗教保守主義和原教旨主義號召其信徒返回其原初的“純真”信仰,要求人們具有宗教“虔誠”和“虔敬”,以便能恢復其宗教活力和社會影響。但其過激主張往往容易煽起宗教狂熱,導致信仰上的癡迷和反常之狀。
    
“全球化”進程中全球主義理念的深層次表現,即強調人性、人之道德倫理和價值觀念的普遍性和共同性。這種思想突出“國際共識”、“國際接軌”和“國際慣例”,對以“國家中心主義”、“民族主義”為基礎的傳統民族意識和國家主權形成沖擊。除了“國際憲法”形式的全球法律約束之外,以“全球倫理”、“全球價值”為口號的道義約束亦開始涌現。從積極意義來看,這種全球倫理、普世價值之訴求表達了人類維系社會共存、阻止道德隳沉、謀求世界公平和諧的底線要求和美好希望。但從消極意義來看,在經濟全球化發展中占有上風的一些西方發達國家亦會以此來推行其道德規范和價值準則,將其精神價值作為全球倫理、價值之圭臬,從而構成一種前所未有的道德霸權和價值干涉。而宗教則成為這種價值干涉、道德訓誡的重要工具。實際上,自“冷戰”結束后,一些西方國家已經利用“宗教自由”、“宗教人權”、“宗教寬容”等口號來干涉一些發展中國家的內政,危害其主權,甚至顛覆其政府。與歷史上曾出現過的“宗教殖民主義”、“宗教霸權主義”相比較,這種利用宗教問題以主持“公道”、保護 “人權”為名進行的宗教價值干涉、道義譴責,對于社會輿論具有更大的欺騙性和蠱惑性,而對相關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則更為復雜、更加危險。
    
在全球化引起的多元浪潮中,世界宗教中亦出現了反主流文化的發展動向。其重要標志是新興宗教及相關思潮的大量涌現和迅速發展,尤其是自20世紀60、70年代以來達到高潮。新興宗教是與傳統主流宗教不同的新宗教團體或新宗教運動,其主要特點是揚棄或反對傳統信仰,抵制或脫離主流文化,挑戰或懷疑社會權威,強調個人體驗并回歸神秘主義。新興宗教通常會改造或拋棄傳統宗教教義而自定一套教義體系,會擺脫現有社會建構和宗教組織而自建其宗教機構、自立其崇拜修行方法,會以一種隱蔽或神秘的方式結社、傳教,也會以一個自稱具有超凡脫俗能力的人作為教主或創始人。這些新興宗教在與當代社會的關系上已出現了兩極分化,一種在反主流傳統的同時仍主張與社會生活緊密結合,投入和參與現實人生;另一種則強調過與現實社會隔絕的宗教生活,實行烏托邦公社制和以教主為核心的獨立社會生存。在后一種發展中,也有一些教派或極端團體因非人道、反社會之舉而淪為“邪教”,成為國際社會的公害。
    
概言之,全球化進程中的世界宗教已形成極為復雜的局面。在科技發展、信息革命推動下人類社會全方位走向全球化的氛圍中,宗教并沒有消沉、退隱,而是更加活躍、凸顯。各宗教之間及其內部正呈現出保守與革新共在、衰落與復興相繼、沖突與和解并存、競爭與合作同行的多元景觀。因此,我們對世界宗教的認識和把握必須與時俱進,以便能抓住新特點、研究新問題,獲得新突破。
 
圣經語文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宗教與現代精神
       下一篇文章:伊斯蘭女性主義研究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