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慈善
 
奧地利、匈牙利華人天主教會及其他歐盟國家的華人教友傾力襄助祖國抗疫
發布時間: 2020/3/5日    【字體:
作者:信德編輯部
關鍵詞:  天主教會 抗疫  
 
 
“當國家有困難、有需要的時候,在海外的華人華僑,包括臺灣的教友和朋友,大家都積極努力地愿意盡一份心力,為祖國抗擊疫情做貢獻。所以,當我在教堂里一宣布為中國疫情募捐的倡議后,教友們立即踴躍奉獻了善款。奧地利維也納的華人教會團體很小,常進堂的只有二、三十人,而且一部分是退休老人,也沒有多少錢,但是這次捐款大家真的是盡了最大的力量,就連一些教外的朋友也參與了捐獻,這讓我十分感動。”已在奧地利維也納華人教會團體服務了10年之久的潘世勝神父,2月22日晚感慨地對信德網說。
 
據潘神父介紹,從1月23日起,他就開始關注中國國內和歐洲媒體對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的報道了。同時,他也在每天的彌撒中獻上懇切的祈禱,祈求天主賞賜疫情早日結束,人們能夠重新過上正常的生活。
 
但是,隨著疫情的日益加重和感染人數的不斷增多,潘神父就想為疫區做些實事。1月29日,他主動聯系了進德公益,深入了解了國內的疫情,特別是武漢各大醫院醫療物資嚴重缺乏的困境以及國內各地教會的積極回應。心急如焚的他當天即向維也納華人教會和匈牙利布達佩斯華人教會的教友們發出了為武漢疫情募捐的號召,并著手收集采購醫療物資,希望盡海外游子的一份心意。
 
“我們每一位華人,特別是基督徒,在國家遇到困難的時候,理應體現一種社會責任和擔當。信與行是我們信仰的根本,只靠祈禱是不夠的,我們還需要有愛德行動,以此來見證我們的信仰。”潘神父說。
 
截至2月9日,維也納華人教會共捐獻2880歐元及4166元人民幣。匈牙利布達佩斯華人教會(從2016年圣誕節開始組建的新團體)捐獻了870歐元,部分教友購買了2110個醫用口罩和防毒口罩郵寄到了國內。生活在德國的一位名叫麗青的姐妹看到潘神父發出的呼吁之后,第一時間替雪兒姐妹轉了5000元人民幣,并聯系海外一個華人微信群,共同捐獻了10000元人民幣。此次募捐活動前后約有40人參與,捐款總數折合人民幣約50617.22元。
 
潘神父說:“到目前為止,我們采購到的醫療物資有:400多套醫用防護服和防毒衣,750多個醫用口罩和防毒口罩,其余物資還在繼續采購。2月22日,第一批270套防護服和242個口罩已經通過飛機運往了中國。”
 
在談到采購及運送醫療物資的過程時,潘神父的一句“費盡周折,困難重重!”道出了所遭遇的種種艱辛。
 
起初,潘神父聯系了醫用口罩和防護服生產廠家,得知工廠并不在奧地利,而是在德國,維也納只設有辦事處。潘神父立即趕到辦事處,當時物資還不緊張,可以拿到大批量的貨,可惜那時他手里沒有錢。教友們奉獻的錢是一點一點地到位,需要一個過程。潘神父就先墊付了一部分,可是他個人的經濟也很有限。當時他就考慮去借錢,可是如果馬上要借1萬歐元的話,很多人一時拿不出來,同時也有好心教友提醒怕他上當受騙。無奈之下,潘神父只能慢慢地等著教友奉獻的錢數積累上來。這樣就錯過了采購物資的最佳時間,等捐款數量上來了,歐洲的醫療物資也極度缺乏了。
 
“除了教會以外,社會上的各個社團、各個組織,包括商會、協會、同鄉會等等,都在大批量地采購醫療物資運往國內。而最近一兩周,奧地利政府和聯合國等官方部門均在征收醫療物資以支援中國武漢,因此采購的難度非常大。”潘神父無奈地表示。
 
從1月底至今,潘神父幾乎每天都要往廠家的辦事處跑,但是一次只能買到幾十件甚至幾件防護服和防毒口罩,因為沒有大批量的貨可以給他。潘神父每天都必須緊盯著采購的事,頂風冒雨也要趕去,如果不去就一件也買不到。從他的住處到辦事處,坐車往返需要一個多小時。由于工廠位于德國,即便潘神父買到了貨,廠家從德國發貨到維也納,也需要三天、五天甚至是一周的時間。所以潘神父每天都是在焦急地訂貨、等貨、取貨中度過的,每天只能拿回來一點點,像螞蟻搬家一樣集少成多,期間的困難可想而知。
 
有時候,潘神父在辦事處工作人員的電腦上好不容易看到有一批貨可以購買,可是一眨眼的工夫就被別人搶購了。因為廠家在歐洲好幾個國家都設有辦事處,當維也納的辦事處在下單的時候,其他國家的辦事處也可能同時在下單,誰先付款成功誰先得到貨。這種情況常常讓潘神父扼腕嘆息。
 
現在整個歐洲醫療物資市場幾乎都被搶購一空了,由于供不應求,物資成倍地漲價,而且還極難買到。如果從二手商家、三手商家去買的話,不但價格翻了幾番,而且不能提供原始票據,沒有商品的詳細訂購信息,不能報關和達到國內醫院的標準和要求,所以潘神父只能從廠家拿第一手貨源。而廠家漲價也很厲害,比如醫用FFP2防毒口罩原價2歐元,現價10歐元起;FFP3口罩原價3歐元多,現價則到了19歐元多。目前潘神父從廠家購買一個醫用防毒口罩最少也得8歐元,即便如此也很難買到了,到處都是沒貨的消息。為了采購物資,潘神父操心掛慮,不停奔波,寢食難安,十分辛苦,的確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與此同時,潘神父幾乎每天都與進德公益的神父修女聯系溝通,通報購買物資進度及質量。為尋求維也納教區的支持,潘神父把進德公益前期的呼吁函譯為德文,發給了教區輔理主教,輔理主教很重視,立即把呼吁函發給了奧地利所有的教會醫院,呼吁醫院為中國提供緊急援助。
 
物資采購的難度已經讓人頭痛了,可是要把物資運到中國也絕非易事。當進德公益的李榮品神父和潘神父把中奧兩國要辦的各種贈送和接收材料準備好后,兩國的航班由于疫情防控的原因基本上也都停飛了。而國航僅剩的每周一班飛機,專為運輸奧地利政府、聯合國以及周邊國家為中國捐獻的物資。奧地利郵局則早就發布了公告,不再接收任何寄往中國的包裹。沒有飛機幾乎是一個讓人絕望的最大的難題。
 
但是,為了能夠幫助中國疫區,潘神父從未放棄,他深信天主會玉成善事。后來經過多方聯絡和朋友推薦,他找到了維也納一個華人商會和國際貿易運輸公司負責人李為民先生,當得知是華人為祖國捐獻的醫療物資時,他答應以他公司的名義去報關,并且不收任何費用。但他同時告訴潘神父,無法保證這批物資一定能夠裝上飛機,因為機場現在已經積存了幾千噸物資,都在等著運出去,而華人教會的這批物資屬于個人性的,不屬于大集團、大公司的,因此很難保證。
 
在焦急地等待了兩三周時間之后,這批物資終于在李為民先生的幫助下順利報關了。但是新的問題又來了,航空公司由原來的運送捐贈物資不收費變成了現在的高額收費,一公斤的運費就需要三、四歐元。經歷了太多的困難和波折,這批飽含著奧地利、匈牙利和歐洲華人教會團體及各界朋友深情厚誼的醫療物資終于在2月22日裝上了飛機,并于23日運抵北京,進德公益將會盡快把這批珍貴的物資分發到疫情重災區。
 
“國內不容易,我們在國外也不容易,同樣受限制,同樣受困。采購和運輸這批醫療物資的過程真可謂困難重重,費盡周折。我和進德公益的李榮品神父已經溝通過很多次,實在沒有飛機的話,我們也要想辦法通過其他國家的飛機把這批物資運往中國。”潘神父態度堅定地說。
 
目前,潘神父依然必須每天跑到廠家辦事處訂貨,等湊夠了100公斤,再運往中國。
 
談到此次與進德公益合作救助中國疫區有何感受時,潘神父說:“通過與進德公益的神長教友聯絡合作,我發現大家真是在為神長教友們搭建愛心橋梁,為社會和人群謀福利,努力奉獻和見證福音。我也愿意成為這樣的人,也應該成為這樣的人。信仰與善行,是基督徒的標志。我們不能只知道跪在教堂里祈禱,還應該走進社會,服務社會,幫助那些‘最小的’兄弟姊妹,以愛德行動見證我們的信仰。當社會有困難的時候,進德公益能夠攜手海內外神長教友和社會各界人士為救助疫區的人們不停地去發聲,去做實事,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見證,這也是一個入世的教會應該做的事情,更是在踐行耶穌基督的教導。”
 
信德網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海外佛教界助力抗擊疫情
       下一篇文章:臺灣、澳門佛教界捐款捐物 助力疫情防控工作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