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觀點與爭鳴
 
神學是一生掙扎的歷程
發布時間: 2020/3/5日    【字體:
作者:蒂莫西·喬治
關鍵詞:  神學 掙扎  
 
 
--務必抵御世俗的安全感
 
 
當我們稱路德是生存論神學家時,我們是說對他而言關于上帝的問題是關乎生死的問題,它不只是涉及一個人的知識,而是涉及一個人的整個存在。對路德來說,神學總是深具個人性、經驗性和相關性的。通過把握路德三個關鍵時期的主要詞匯,我們能夠很好地理解這個概念。
 
在上帝面前
 
人類的生存是coram Deo,“在上帝面前”或“面對上帝”。加爾文也用類似的說法表達在生活的每個層面上人類都“與上帝有關”(negotium cum Deo)。這與是否相信上帝無關,因此路德摒棄了對上帝存在的古典證明方法。
 
對路德來說,“上帝”從來不能被放在引號中。經院神學最大的罪(從路德的角度來說,也是新康德主義哲學的罪)正是把上帝視作一個設立秩序的概念、第一原則甚至是必然性存在。這樣的做法將上帝置于遠處,使上帝成為中立調查的客體,并剝奪了人類選擇服從或違背上帝的決定權。
 
但是上帝和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父不是我們能夠討論和爭辯的一位神,也不是研討會憑著冷冰冰的客觀性可以決定其存在的一位神。
 
圣經中的活神是在審判和恩慈中與我們相遇的神,是詛咒和拯救我們的神。Coram Deo意味著我們全聽憑神的處置,神從來不聽憑我們差遣。
 
“相信這樣一位神,”路德說,“就是向他屈膝。”
 
基督為我
 
路德神學的核心是上帝在耶穌基督里,將他自己完全而毫無保留地賜給了我們。然而,正如路德不接受討論上帝存在的做法,他也沒有提出前后一致的贖罪“理論”。只是知道基督死了,或者他為什么死了是不夠的。這種知識只是“歷史的信”的結果,這樣的信不能使人得救。魔鬼也有他們自己的贖罪理論;他們也信,卻是戰驚!
 
獲救的信心必須來自一個人的內心。只有認識到基督是“為我”(pro me),“為我們”(pro nobis),我們才能了解基督的作為的意義。
 
重點理解這幾個詞,“我”,“為了我”,并懷著堅定的信心相信你自己就是這個“我”。
 
“我們的”、“我們”、“為了我們”這幾個詞語應該用金色的大字來書寫——誰如果不相信這幾個詞語誰就不是基督徒。(路德)
 
路德特別強調“為了我”,這使得一些批評家認為他的神學過于主觀性和以人為中心。這項指控很不可思議,因為路德的口號是以神為中心的“讓上帝成為上帝”,而他倡導的宗教改革的責任是取得突破,確立上帝在拯救中的絕對主權。
 
好消息就是在耶穌基督里,至高無上的上帝是支持我們的,而不是反對我們的。路德認為我們不能抽象地(in abstracto)理解這個好消息,而應該憑著信心在經驗中理解它。
 
焦慮
 
Anfechtung這個詞常常被不太確切地翻譯成“誘惑”(temptation),其實確切的意思是指恐懼、絕望、對末日來臨的預感、攻擊以及焦慮。路德用這個詞來描述他在艱難地尋找一個仁慈的上帝的過程中所遭遇的劇烈的屬靈沖突,這種折磨的痛苦深入他的良心。
 
他說,他感到自己的靈魂和基督一起被拉出身體,因此他的骨頭歷歷可數,“沒有一個角落不是被填滿了最苦的痛楚、震驚、恐懼、哀傷,并且永無休止”。
 
整個宇宙都塌陷到他身上,他像一片干枯的樹葉瑟瑟發抖。他的境況如此令人絕望,以致他想鉆進老鼠洞里。這個“廣闊的世界”對他來說已經太狹小了,但是卻找不到出口。
 
這種焦慮的經歷在路德靈性旅程中并不是一個短暫的階段。這種經歷在他的一生中不斷重復發生,并決定了他神學的方法。在一段著名的話中路德承認:
 
我沒有馬上就學習神學,但是我不得不更深地尋求它。在那里,我的焦慮攫住了我……并非理解、讀書或者推理造就了神學家,而是生存,甚至是死亡和詛咒造就了神學家。
 
因此神學是長達一生的掙扎、抗爭和抵抗誘惑的過程。當信仰帶來確定的信心的時候,我們務必要抵御世俗的安全感(securitas)。基督徒要每日期盼受到持續不斷的攻擊。“沒有一個人能夠安全而放心地行路,好像魔鬼遠離我們。”
 
路德對那些將他強調“唯獨信心”(solafide)曲解為簡單的相信主義的人十分惱火。他說: 誘惑和經驗實實在在地告訴我們信心是“十分艱苦的藝術”:
 
當你關注死亡、罪、魔鬼和世界的時候,當你一加入戰斗你的良心就開始了掙扎時,我敢說那時你會渾身冒著冷汗說:我寧愿身穿盔甲走路到圣雅各那里去(指西班牙的Santiago de Compostella,據說使徒雅各埋葬在那里,雅各強調行為超過信心)也不愿遭受這樣的痛苦。
 
真實的信心和真正的神學是在誘惑的鐵砧上煉成的,因為只有“經驗”(experientia)能夠造就神學家。
 
路德神學的第三個特點就是辯證性。任何對圣經的理解和人類的經驗都是辯證的,它們都能為人提供遠非膚淺的分析,因為生活和圣經都不是一個簡單的體系化的事物。
 
路德似乎比大多數神學家更酷愛悖論。他講話總是提到兩樣事物:律法和福音、憤怒和恩典、信心和行為、肉體與靈魂,與神有關或者與世界有關(coram Deo/coram mundo),自由與束縛、隱藏的上帝與顯現的上帝。
 
這些成對出現的概念一定暗含了另一方面的意思,即使沒有清楚地表達出來。真理只有通過相互對照的方法才能獲得。
 
例如,如果不是律法向我們指明我們沒有能力稱義,然后把基督指給我們,我們就無法理解福音。在這個例子中,律法/福音這兩極是聯合在一起理解的:律法和福音兩者對于獲得拯救都是至關重要的。有時,同樣的詞路德要分開來使用:我們或者局限于律法并受到詛咒,或者相信福音并獲得拯救。
 
這種思維方法加大了路德神學的張力。路德幾乎總是選擇有張力的生活,也不愿意解決其中的悖論。
 
(摘自《改教家的神學思想》,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7.04.)
 
橡樹文字工作室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朝向當下”的神話學論綱: 路徑、視角與方法
       下一篇文章:后現代的信仰危機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