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宗教與國際事務
 
皈信與傳統的再生-美國華人教會
發布時間: 2020/3/5日    【字體:
作者:曹南來
關鍵詞:  皈信 傳統 美國華人教會  
 
 
宗教皈信并不意味著揚棄文化傳統,也包含了對傳統文化資源的重新利用。在皈信的工人階層青年華人中,華裔民族認同的強化與其向主流社會融入是并行不悖的。教會彌補了移民家庭資源不足與父母角色缺位的劣勢,而華裔牧師的大家長角色重建并更新了傳統中國家庭中的男性權威形象,為邊緣化的新移民青年創造了有利于身份重組與社會適應的亞文化。
 
一、引言
 
移民宗教既是族裔身份認同延續的場所,也是促進同化和變遷的力量。長期以來以西方基督教為中心和范本的移民宗教研究,將基督教視為現代化和西方化的媒介與載體,聚焦于跨國移民到西方世界的華人是如何通過皈信來實現向西方中產階層文化同化的過程,而相對忽略移民信徒自身的身份尋求與意義建構。本文聚焦于美國紐約華埠一間基督新教教會中的青年華人,考察移民通過宗教重塑自我與生活意義的社會適應過程。
 
美國華人基督教的發展擁有較長的歷史,并受到移民社會經濟力量的塑造①。旅美華人群體在社會經濟層面呈現兩極分化的態勢,一個群體是聚居于華埠較為草根的工人階層;另一個是較為富有的專業技術移民與中產階層家庭出身的留學生群體,后者中不乏富二代子弟,他們大多在美國修讀本科或高中的學業。這些新一代青年華人群體中皈依基督教的情況已經愈發普遍。他們大多通過正規教育體系(尤其是教會背景的中學和大學),來獲得對美國基督教的認識②。赴美留學的城市中產階層子弟更看重基督教作為一種象征意義上的優勢身份資源。因為基督教在都市中國的發展往往體現出自身與現代性的契合,尤其是一種依附于西方現代性的道德體系③。相比之下,對于非精英的工人階層新移民而言,華人教會是他們唯一能獲取的在新社會站穩腳跟的開放性資源。這種開放性源自于基督教的包容性,即假設所有人,不論社會經濟背景或教育水平如何,皆為潛在的皈依者。當家庭關系處在破裂危機中,經濟和社會資源匱乏時,移民教會往往成為他們重樹自信表達自我的首選之地。
 
由于移民本身的壓力以及家庭成員在社會文化適應上的個體差異,傳統家庭的權威結構被削弱且不能為新移民在新環境中的生活適應提供指導。新移民需要新形式的社會權威,由此獲得確定性和安全感,并在新生活中得到指導和保護。雖然已有越來越多的研究關注族裔宗教在美國亞裔青年社會適應中的作用,但對工人階層的美國亞裔青年的關注相對較少。美國亞裔青年常被主流社會視為“模范少數族裔”(Model Minority),因此大多數此類研究主要聚焦于中產階層美國亞裔青年二代,他們在美國成長,說流利的英語,并沒有太多的社會適應問題。大部分中產階層青年二代的生活和工作已處于美國主流軌道中④。而本文所研究的工人階層華埠青年,在少年時期隨著父母移民來美國,他們的二元文化特征更強,也存在更多的適應問題,他們的家庭大多更是處于危困之中,因此具有較大的失足風險。不同于中產階層青年移民往往有著完整的家庭和更多的父母資源,工人階層移民青年的父母很少在同時段舉家移民。中產階層移民往往將本族裔的移民教會視為抵抗完全文化同化以及保存傳統族裔認同的主要方式,他們的后代在選擇文化認同上有更多的自主協商權力。而工人階層移民則將本族裔教會視為在陌生和困難的環境中生存和適應的必要手段。
 
大多數新移民宗教研究關注移民本身既有的宗教信仰,或是從父母傳下來的宗教信仰,而對宗教皈信群體的研究相對不足⑤。基督教并非中國人的原生宗教,事實上美國大多數的華人基督徒都是在移民之后才皈信基督教,這更多地體現了宗教在移民生活中的作用。本研究也希望就紐約華埠教會的個案對移民宗教社群中的皈信過程與社會適應模式做一探討⑥。紐約的華埠是族裔和移民研究的經典話題,其眾多的社群組織,受到了華埠研究的廣泛關注。但是,對社群里的基督教組織的研究還為數不多。基督教堂在美國華埠的建立可追溯到1852年。傳統的觀念認為這些教會在華埠中為人們提供了學習英語的唯一機會⑦。20世紀上半葉,美國華人的性別比極度失衡。華埠基督教會成為拯救陷入非法同居和賣淫問題的失足女性的“救助所”(Rescue Home)⑧。在那個時候,美國許多華人教會的牧師和傳教士都是白人,他們不懂漢語或漢語水平有限。這些早期的神的仆人們對他們傳道工作的構想即是向華埠這一“異教徒聚居地”的“異教徒”傳福音。那時的教會雖說是華埠與主流社會的連接紐帶,但卻遠離華裔社群的本土傳統文化。
 
自1965年美國政府頒布寬松的移民政策后,有大批中國的專家和學者移民到美國。但他們一般居住于白人中產階層社區,鮮與華埠產生聯系。這一寬松的移民政策也讓更多的工人階層華人涌入美國,他們的移民路徑大多經由香港這一國際中轉地。這些中國新移民群體主要落腳于美國已有的華埠。由此,從60年代起,紐約的華埠經歷了一次轉型,從一個男女失衡的光棍社群轉向了一個擁有族裔經濟特征的華裔聚居區。和早期旅居于此的華人不同,這些新移民有著強烈的定居和融入的愿望,將美國視為他們的新家。多樣化的新社群組織也隨之開始涌現,并逐漸取代了傳統的以親緣和地緣為基礎的社群組織。這些新的組織為滿足新移民的需求提供了不同的社會服務,新移民們也對融入美國社會有著更為積極的態度。在這樣的社群轉型背景下,華人移民教會在華人社群中的地位更加突出。
 
從1965年起,紐約華人社群中的教會數量翻了一番,超過了八十家。族裔聚居區經濟為這些宗教組織的建立和發展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這似乎也印證了著名美籍華裔人類學家許烺光的說法,即“當由家庭和更廣泛的親屬網絡所提供的人際關系減弱及消散時,教會的歸屬或者別的歸屬定會把握與華人產生更緊密關聯的可能性”⑨。根據筆者統計,在曼哈頓的華埠里有超過二十家教會,大多擁有不在少數的青年成員。
 
本研究聚焦于紐約曼哈頓華埠的一間粵語話教堂(Cantonese Church of the Lord,簡稱CCL)。它于1967年由基督聯合教會(United Church of Christ)建立。現任負責人李牧師將其改建為一個無宗派背景的獨立的福音派教會,這種模式在美國的華人基督教會中十分普遍⑩。1971年,15歲的李牧師由香港移民美國,并于同年成為基督徒。1994年,他在美國完成了神學教育,就開始了在CCL的服侍事工。在那之前,他參與過基督教角聲布道團(Chinese Christian Crusade Herald)的工作,那是一個基督教社群組織,旨在向新來美國的華人移民傳教。CCL擁有一百多名成員,超過半數都是青少年,他們積極參與教會生活。它也算是一間典型的紐約華埠教會,其成員大多數是說粵語的工人階層華人,他們到美國后才成為基督徒。正如許多紐約華埠的居民一樣,CCL中的青年移民大部分于20世紀90年代從華南農村移民而來,他們的雙親通常在華埠做著低技術含量的工作(如服裝廠工人、洗衣工人、建筑工人和餐廳員工)。
 
在歷時一年的田野調查期間,筆者頻繁地參與到主日崇拜、小組聚會和教會的其他活動中,聆聽人們的禱告、分享和布道,觀察華人族群內的面對面互動。此外,通過半結構式訪談與非正式訪談,我不僅對十名教會成員進行了生活史研究(11),還對牧師和青年小組的負責人進行了反復訪談。為確保匿名性,所有的名字都已改變。我重點考察了那些定期參加教堂活動的青年,以探究青年移民的宗教經歷。訪談對象的年齡跨度在二三十歲之間。此研究的輔助信息則從教會的簡訊和歷史文件中獲得。
 
二、處于邊緣地帶與危困中的青年
 
CCL的青年成員遭受著不同的生活壓力:疏離感、信心的缺乏、孤獨感與未來的不確定性,這些都來自從中國到美國的巨大生活變遷。在移民的過程中,親緣關系變弱,且當雙親都長時間在外工作的時候,家庭成員間面對面的互動也隨之減少。家庭的支持基本處于缺席狀態,因此這些移民家庭內部往往出現強烈的張力、沖突和沮喪感。
 
離開廣東移民至美國時Peter才滿13歲,他滿懷著對新國家新生活的好奇和興奮。但是,他的夢在抵達美國的時候就破碎了。“現實的美國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街道很擠很臟。我的父母在華埠里沒日沒夜地工作,哥哥和我就只能整天待在家里。”Peter講述道。為了打發時間,Peter每天都去一個街機游戲廳。每天放學之后,他大部分的時間除了在家,就是在那個游戲廳里。在那里,他認識了一些街頭青年,他開始逃課和他們一起出去閑逛。Peter回憶說:“我在公園閑逛,欺負捉弄周圍的人。后來,我在那個公園里交到了很多朋友,也知道了一些人幫派背景。他們看起來非常厲害,我很想接近他們,就加入他們之中。我的父母并不給我零花錢,于是我跟著那些幫派成員一起去收‘保護費’。有一次,我們在一家餐館收保護費,老板非常生氣并報了警,我被抓到了拘留中心。”
 
堅信美國是一個在郊區有著大房子的美麗國度,Scott 11歲時來到美國。他記憶中最尷尬的事,就是在他一學期三門課程不及格之后,他媽媽被叫到學校去取成績單的時候。華埠里的移民父母,通常并沒有接受過好的教育,也不會說英語,孩子從他們那里得不到需要的學習指導。孩子更是常常因他們父母的老派作風感到尷尬。Scott認為在他非常需要此類幫助的時候,并沒有一個人可以真正幫助他或者與他談話,所以他開始向街頭生活靠近。“在我學校旁邊有一個游戲廳,那里有我的一個兄弟,我每天都去那里。那里很擠也很吵。我聽說那里有很多幫派,我有一點害怕,但那里總是讓人很興奮。我能在那里找到自我,贏了游戲的感覺特別興奮”。
 
與幫派待在一起給這些青年移民帶來身份認同感、歸屬感與力量,同時也使他們與學校、家庭和主流文化更加疏離。就如Scott說的那樣:“在被警察抓了好幾次之后,我感到非常失落。我的家庭不接受我,老師認為我很壞,同學們也不喜歡我。我只有在游戲廳里才被接納,那里就像我的家,我只能在那里展示自我。我只花25分錢就能在那里玩好幾個小時。我喜歡這種優越感。我希望在學校也能有這樣的優越感,能比其他同學好,然后我就可以告訴媽媽我成績很好,并沒有把她的錢浪費在電子游戲上。然而那只是一個夢,一個我并不知道怎么去實現的夢。”
 
華人移民家庭中的情感疏離加劇了青年華人的社會適應與父母缺位問題,也造成了充滿壓力的移民經歷。7歲從中國南方來到紐約的Amy說:“為了養家糊口,我爸爸先來到這里。在我來這里之前,我從來沒有見過他。有爸爸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我父母超過七年都沒有見過對方。”她接著說:“作為移民,我們擁有對方,但同時,我們也沒有對方。我的父母一直在工作,我的兄弟們自己待著,我也自己待著。”
 
Amy的父親在華埠的一家餐館工作,母親則在華埠一家服裝廠工作。她的家庭是華埠移民家庭的典型。像Amy的父親一樣,很多移民必須先單獨來到美國很多年,以獲得公民身份,然后才能為他們的直系親屬申請家庭團聚簽證來美國。長時間分離后的重聚,使得家庭成員間的關系常常面臨危機,并需要時間才能恢復。但是,困難的經濟條件讓雙親都不得不長時間地在外工作,這就減少了家庭親子間的互動。
 
10歲從中國南方移民來美國的Marcus現在已經是一名大學一年級的學生了。他談起都在華埠工作的父母:“我的媽媽在一家工廠工作,爸爸是個建筑工人。他們都很忙,每天早早就離開家。”父母缺位盡管可以培養青年的獨立性,但也使本就處在危險期的青年面臨更多危機。Marcus回憶起他早年叛逆的經歷:“我和一幫朋友一起出去玩,我們都逃課,因為我們根本聽不懂老師在說什么。我們玩麻將,還想出一些愚蠢的想法。我被抓過一次,因為我闖入了別人的家。幸運的是,訴訟撤銷了,我沒有因此陷入麻煩。在那些年,我沒有任何希望,失去了人生的目標,只能做一些事情以取代這些空虛感。”
 
上述也許是紐約弱勢的華人新移民群體的極端例子,但形塑他們移民經歷的結構狀況并不罕見。一項研究通過將1982年至1989年間移民紐約的華人與整體移民情況相對比,發現原本從事非技術農村工作的華人移民占了很大比重,因為“非常明顯的,和移民總體情況相比,這些來到紐約的華人移民來自更為貧困的農村地區,并出身于工人階層”(12)。通過對比1980年后的移民與其他華人移民群體,華裔社會學家周敏指出,來自1980年后移民家庭的孩子是最孤立的群體,他們在主流社會的曝光度最少,父母的教育水平較低,也較不可能從事專業工作(13)。學校雖然可作為這些青年應對新生活過程中一個重要社交場所,但在學校背景下建立的經關系通常是非個人的和次級的。
 
(《宗教》2017 年 06 期)
 
圣經語文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圣座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繼續走對話道路
       下一篇文章:從耶路撒冷哭墻到武漢哭墻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