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 >> 民間信仰和新興宗教
 
一個儀式的兩次節慶——哈尼族“阿倮歐濱”祭祀的節慶再造
發布時間: 2020/3/5日    【字體:
作者:張多
關鍵詞:  哈尼族 阿倮歐濱 節慶再造 文化遺產 社區  
 
 
摘要
 
云南省綠春縣哈尼族的“阿倮歐濱”是一個由春季祭祀寨神林儀式發展而來的地方性祭祀節日。由13個村落聯合祭祀的“阿倮歐濱”神樹林已經成為一個區域性的公共圣地,并且祭祀非常隱秘,罕有人能接近神樹林。為了發展旅游,綠春哈尼人在每年冬季“十月年”的新年節慶活動中加入了象征性公開祭祀“阿倮歐濱”的儀式。伴隨著“紅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觀”列入世界遺產以及“祭寨神林”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阿倮歐濱”成為遺產旅游活動的重要吸引物。由此,每年“隱秘的”和“公開的”阿倮歐濱并行不悖,這成為哈尼人社區在遺產化運動中的應對之道,也是探討遺產社區創新發展的典型事件。
 
2015年11月下旬,我回到哀牢山做田野調查。30號這天綠春縣要舉行十月年的盛大節慶活動。早在10月我就從手機社交軟件上收到綠春方面發布的節慶公告,看得出這次十月年的媒體宣傳明顯比往年做得細致。
 
在昆明長水國際機場的航站樓,“寸土寸金”的到達出口走廊被“中國·綠春哈尼十月年長街古宴文化旅游節”的巨幅廣告占據。紅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觀于2013年被列入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以下簡稱UNESCO)世界遺產名錄。綠春正是遺產地核心區。綠春的巨幅旅游廣告延伸到10小時車程之外的昆明機場,可見這個高山上的小縣城正借助“遺產化(heritagization)”契機快速對接山外的現代化市場。當然,哈尼梯田的特殊性還在于,其擁有世界遺產、全球農業遺產、非遺、濕地公園、文物保護單位等若干遺產化身份。
 
對遺產地來說,發展遺產旅游是世界上通常的做法,哈尼梯田也不例外。綠春縣早在2004年就把“哈尼十月年長街宴”作為一個地方節慶舉辦,但影響力主要局限于紅河州內部。在2013年“申遺”成功后,綠春縣的十月年被紅河州作為遺產旅游節慶重點打造,于是就出現了昆明國際機場的大規模廣告。而“阿倮歐濱”祭祀正是隱身于這個盛大節慶背后的核心吸引物之一。
 
一、田野發現:
 
十月年節慶中的“阿倮歐濱”祭祀
 
阿倮歐濱(Aqloelbyul)是位于綠春縣與元陽縣交界處東仰山頭的一片水源林。這里森林茂密,泉眼遍布,是整個東仰山一帶數十個村落、數條河流的重要水源地。東仰山一帶由大寨村分出了12個子寨。這13個村落每年都要聯合祭祀阿倮歐濱的神樹林,形成一個祭祀圈。祭祀圈即以主神為經、以宗教活動為維建立在地域組織上的模式。在祭祀圈的基礎上,阿倮歐濱逐漸發展成盛大的地域性節日。因此,“阿倮歐濱”一詞除了指代地名,也指對神樹林的祭祀活動及其組織。
 
要理解阿倮歐濱須先理解哈尼族的傳統節日體系。哈尼族在一年的周期里有數十項祭祀,其中三個祭祀發展成為全民性的三大節日,即新年十月年(Zalteilteil)、春祭昂瑪突(Hhaqmatul)、夏節苦扎扎(Kuqzalzal)。其中,昂瑪突節是圍繞著祭祀神樹、寨神林進行的節日,一般以村落為單位。昂瑪突節日中有村民在寨神林中享用圣宴的傳統,由此發展出在村落道路上的露天宴席,通常被稱為“長街宴”。2011年,哈尼族“祭寨神林”(昂瑪突)被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阿倮歐濱實質上就是區域性的大型昂瑪突。傳統的祭祀阿倮歐濱的日期正是在春季“昂瑪突”節期間,一般在13個村落祭祀完各自的寨神林之后舉行。
 
在今天哀牢山哈尼族社會,村落和宗族的寨神林、神樹很常見,幾乎每個自然村都有,因為選定神樹是建寨的必要條件。在古代哀牢山社會中,也會有若干同源村落聯合祭祀母寨神林的“昂瑪突”,但是今天這種跨村落的總神林已經非常罕見。目前哀牢山區保留的地域性大型總神林以“阿倮歐濱”最為典型。阿倮歐濱得以存續的社會文化基礎,主要是哈尼族社會中超越村落單位的血緣親族觀念,這種觀念以父子連名譜牒為紐帶,建立起地域性的“村落-親族”社會結構。我這次調查中的最大疑問是,十月年是在冬季,原本要在春季舉行的“阿倮歐濱”現在為什么會提前到十月年舉行?
 
2015年11月30日我抵達綠春縣大興鎮參加中國·綠春哈尼十月年長街古宴文化旅游節。2015年十月年宣傳陣勢比往年大。整個節慶的核心儀式有三個部分:巡游、祭神樹、長街宴。此外還有各種游藝、商貿、觀光、歌舞活動。這天早晨,縣城主街道已經擺滿了下午長街宴的竹篾桌子。我數了一下編號,今年長街宴擺出了3700多桌,超過往年。長街宴每桌客人3-4名,主人1名,主人負責敬酒勸菜。通常每戶村民負責兩桌宴席,每兩桌另有后勤服務人員1-2名。
 
按照綠春縣官方的公告,旅游節的重頭戲是“禮俗祭祀活動及文藝表演活動”,具體內容為:“大咪谷(龍頭)坐牛車帶領阿倮歐濱所屬哈尼村寨咪谷及26支(大興鎮18支文藝隊,8支鄉文藝隊)民族歌舞文藝隊沿街游行至神樹祭祀。”咪谷(Milguq)是哈尼族村落公共祭祀的祭司。這里的大咪谷是大寨村的A咪谷,事實上,他不僅是大寨的大咪谷,也是整個13個村落祭阿倮歐濱的總祭司。因為大寨是母寨,他家為世襲咪谷家族,因此享有極高地位。可見,原本在春季舉行的祭祀神樹儀式已經成為冬季十月年旅游節的核心儀式,并且這種變化是得到了世襲總祭司認可的。
 
30日上午9點,巡游隊伍從縣城西邊的大寨村出發,大咪谷A咪谷端坐在黃牛牽引的花車上。后面跟隨各村的大小咪谷和摩批。有一名摩批歌手專門跟隨隊伍行進唱哈巴。哈巴(Habaq)是哈尼族重大儀式上吟唱的口頭傳統,主要包含創世神話、宗教祭詞等。祭司方陣后面是祭品方隊和各村的文藝隊。長達數百米的巡游隊伍,一邊跳著扇子舞、同尼尼、羅作舞、棕扇舞、打跳等舞蹈一邊行進。因為綠春縣尚有傣族、瑤族、苗族、彝族等民族,文藝方陣中也安排了這些民族的舞蹈方隊。隊伍一直行進到縣城東邊的民族風情廣場,然后才開始祭阿倮歐濱。廣場邊一棵綠化樹木被臨時作為神樹的替代。
 
祭祀的基本程序與昂瑪突類似,但省掉了生祭的環節,只有熟祭。因為各項流程銜接緊湊,沒有時間當場殺豬,因此殺豬分圣肉的環節另找時間開展。(分圣肉原本是公開的儀式,這里沒有當即舉行該儀式,一則因為整體活動流程時間很緊張,二則考慮到現場人數太多,分圣肉和圣骨極易引發哄搶事故。)在近萬名哈尼族民眾、各地游客的矚目下,大咪谷帶領一眾咪谷對神樹叩首祭拜。祭臺上還有一名司儀,用擴音話筒照著文稿宣布各項流程。祭臺下四周已經圍滿了各種鏡頭,包括各類新聞媒體、游客以及我這樣的“專家學者”。整個祭祀儀式的氛圍與21世紀中國各地興起的公祭人文始祖的儀式非常相類,都帶有半官方、半民間,司儀主導,嘉賓參與,游客圍觀,附帶節慶活動的特點。
 
除了十月年旅游節上的神樹祭祀,每年春季也要再舉行一次傳統的阿倮歐濱,也即在原本的泉眼神樹林的祭祀。之前我也一直以為十月年旅游節上植入的阿倮歐濱是一種展示性的文化表演。我比較認同英國文化遺產學者貝拉·迪克斯(Bella Dicks)對這種現象的概括,即文化展示中“可參觀性”(visitability)的生產。阿倮歐濱在原本的民俗語境中是不公開的,而自十月年旅游節上加入文化展示,就能讓游客和民眾可以體驗、參觀這種獨特風俗。
 
但是這次調查讓我感到問題沒有這么簡單。如果十月年旅游節上的阿倮歐濱僅僅是文化展示,那為何大咪谷依然全程參與、主持祭祀?因為在哈尼族信仰文化中,咪谷在儀式上是天神、祖先的代言人,具有非常的神圣性。大咪谷對待十月年的阿倮歐濱非常嚴肅,可見十月年的祭祀同樣是神圣的、合法的。為了解答這個問題,我訪問了大咪谷A咪谷以及綠春縣政府部門,試圖理解這種節慶現象背后的動因。
 
二、“隱秘的祭祀”與“公開的祭祀”
 
阿倮歐濱的神林是一片神圣之地,除了祭司,任何人不得入內。這在綠春縣當地是一條靈驗的禁忌,民眾絕不會愿冒著觸犯禁忌的風險去滿足好奇心。也正因為如此,極少有人目睹過春季在寨神林中祭祀阿倮歐濱的現場。因此阿倮歐濱也被學者稱為“隱秘的祭祀”。根據咪谷對自己父子連名譜牒測算,阿倮歐濱祭祀至少有700多年歷史,大寨白家一直擔任大咪谷。
 
原本的“隱秘的祭祀”在春季(農歷正月第二輪屬牛日)各村舉行昂瑪突之后進行,由大寨村的大咪谷帶領各村咪谷聯合施行各項準備活動。阿倮歐濱的影響力不僅僅在綠春縣,周邊的元陽縣、紅河縣、江城縣、金平縣等的哈尼族民眾都會趕來參加祭祀,甚至有老撾、越南、緬甸的族胞前來。民眾只能參加巡游以及其它慶祝活動,都不能進入阿倮歐濱神樹林的范圍。越是如此,祭祀的神秘性越強,反而加強了祭祀的靈驗性質。祭祀后,按照昂瑪突的節慶習俗,要宰殺一頭豬,分享圣肉“扎赫”(zalheel)。祭祀的豬骨則被分成成千的小碎片,能分到一片豬骨,對民眾來說是莫大的福氣。這種豬骨在當地被稱為“龍骨”,從筆者對村民的訪問來看,綠春當地哈尼族民眾對“龍骨”護身的靈驗性有普遍且特別的信仰。
 
根據秦臻(2003年)和白永芳(2008年)的田野調查,阿倮歐濱神林內的祭祀儀式主要是祭神樹和簡收女神。祭祀現場需保持安靜,咪谷在神樹前搭祭壇,一共三層。底層象征田地里的農作物,中層象征人類,頂層象征牲畜和財富。祭壇獻祭的對象是女神簡收,在宰殺黑公豬獻祭時還必須念誦“簡收”的名號。
 
簡收(Jeiseq)是綠春、元陽一帶哈尼族口頭傳統中非常重要的民間傳說人物。在口頭傳統的記憶中,簡收是哈尼族遷徙歷史上一位文化英雄,因逃婚而得到“反叛傳統”的評價。簡收的民間傳說與哈尼族創世神話中遮天大樹的敘事粘連,形成了著名的口頭演唱文本“索直俄都瑪佐”(Soqzyuq Hovqtuv Massaol)。民間歌手的演唱主要敘述了簡收四處流浪,一天來到阿倮歐濱泉邊,因飲水就把拐杖插在地上,拐杖迅速成長成一棵遮天大樹,日月無光,人間遭遇災難。后來人們在神明啟示下砍倒遮天樹,通過數樹枝樹葉發明了歷法。今天阿倮歐濱神林就被認為是簡收發現泉眼的地方。白永芳認為民間祭祀神樹圣泉,形成簡收女神敘事,除了強化13個村寨親緣關系之外,隱匿著保護水源的根本訴求。
 
簡收的敘事在綠春、元陽一帶非常流行,民眾對她的功過是非有不同評價,簡收其人的歷史與事跡也非常神秘。但是民眾普遍信仰簡收女神的力量,認為她對阿倮歐濱水源、神樹具有超自然力量,進而可以影響稻谷、牲畜、人丁的生長。在搜集整理的史詩文本《都瑪簡收》中,簡收成為“天神奧瑪的女兒”和“地神咪瑪的姑娘”。簡收的拐杖成長為遮天大樹,給人間帶來災難。因此神樹的力量也成為民間信仰中的靈驗之力。口頭傳統是民族文化中古典知識的總匯。可見,簡收的民間口頭傳統是阿倮歐濱祭祀被民眾信仰的內在原因。簡收和遮天大樹的敘事進一步強化了“隱秘的祭祀”的靈驗性和神圣性。
 
2003年前后,綠春縣籌劃開展旅游業。而阿倮歐濱的民族宗教文化是當地獨有的文化資源。但是阿倮歐濱在民眾心目中具有極強的神圣性,加上它不公開的隱秘性,使得利用這個資源非常困難。但綠春政府、大咪谷和當地民眾經過充分協商后,想出了一個辦法。也即在十月年利用縣城只有一條主道路的地形優勢擺長街宴,在長街宴中加入一個阿倮歐濱祭祀的表演。表演主要突出民眾巡游的環節,使游客可以參與其中。于是,2004年11月22日綠春縣舉辦了首屆“哈尼十月年旅游節”。這年長街宴擺出了2041桌,吸引了大批外地游客。從此之后,旅游節主要突顯長街宴的特色,而阿倮歐濱則作為“公開的祭祀”,成為一個內涵著哈尼族神秘宗教文化的旅游吸引物。
 
唐雪瓊團隊對哈尼族長街宴的文化適應有過深入研究,他們認為長街宴在主動適應現代旅游的過程中,“基于哈尼族長街宴文化和當地阿倮歐濱文化的‘地方性’想象而重構的新節日——‘綠春哈尼族長街古宴’成為當地的旅游品牌。”唐雪瓊團隊也發現綠春過去的十月年不擺長街宴,長街宴是被嫁接到十月年的。而由于他們2007-2009年調查的時候,阿倮歐濱的公開祭祀尚未形成顯著的節慶程序,因而他們未能論及十月年節慶中新移植的阿倮歐濱祭祀。
 
在2011年“祭寨神林”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特別是2013年“紅河哈尼梯田文化景觀”成為世界遺產之后,旅游節越來越重視對阿倮歐濱文化的宣揚。不僅長街宴的規模越擺越大,祭祀神樹的重要性也越來越突顯。2015年我調查時,綠春縣專門在縣城東部的民族風情廣場選了一棵綠化帶中的大榕樹,作為阿倮歐濱神樹的替身。巡游隊伍從西邊的大寨一路行進到東邊民族風情廣場,就在廣場上公開祭祀這棵替身神樹。
 
綠春縣從此有了兩次阿倮歐濱祭祀,一次是每年農歷正月的阿倮歐濱,另一次是每年公歷11月的“中國·綠春哈尼十月年長街古宴文化旅游節”。“隱秘“與“公開”的兩次祭祀并行不悖,那么旅游節上這一次祭祀具有哈尼族內部文化的合法性嗎?
 
三、節慶再造:一個儀式的兩次節慶
 
雖然“公開的祭祀”是被移植到十月年的,但是十月年旅游節的“阿倮歐濱”同樣具有內部文化合法性。30日的祭祀選擇了民族風情廣場上的一棵大榕樹替代神樹,接受咪谷團隊的祭拜。早在半個月前,大寨村的大咪谷A咪谷就開始精心籌劃十月年的阿倮歐濱祭祀,他和政府工作人員、各個村的咪谷頻繁溝通各項事宜。29號,A咪谷非常擔憂巡游用的大黃牛會因為肥胖而走不動。這件事驚動了縣領導,專門派人前往大寨商議大黃牛的事。最終A咪谷認為這頭牛既然被選為每年阿倮歐濱巡游的專用牛,它就具有神圣性,因此不能換。
 
30日上午的巡游,黃牛拉著花車帶領巡游隊伍一直來到終點,就是廣場上那棵替身的神樹。神樹前已經搭建好了祭壇。祭壇其實就是一個鋼架舞臺,非常寬,臺上幾張供桌一字排開,上面有香爐、各色祭品。這時候,一名記者為了搶機位,跑到祭壇后面神樹下占位。這名記者顯然沒搞清楚祭祀的核心就是那棵樹,就只顧著拍祭祀團隊的正臉。祭壇上的司儀看見后很生氣,用擴音器對他喊話,讓他離開神樹:“請你離開那點,聽見沒有?這是我們哈尼人的神樹,等下要祭拜,你受得住就在著!”司儀這番話透露出,這一次祭祀神樹并非文化表演,而是一次同樣具有神圣性的祭祀。后來筆者對現場民眾的隨機詢問,以及對A咪谷的訪談,也證實了這一點。
 
隨后A咪谷帶領八名咪谷,念誦祭詞,向神樹跪拜,獻上祭品。并帶領廣場上近萬名民眾、游客一齊向神樹跪拜。場面非常肅穆。祭祀結束后,咪谷團隊就在祭壇下面擺開十桌圣宴,象征性享用圣餐。這和所有昂瑪突的核心儀式程序一致,也和“隱秘的”阿倮歐濱儀式一致。在圣宴現場,民眾爭相涌到咪谷桌子前,希望得到咪谷的祝福。咪谷就把桌子上的各色堅果分散給民眾。民眾但凡得到幾粒堅果都非常興奮,尤其是哈尼族民眾更相信這是神明所賜。在十月年旅游節舉辦阿倮歐濱之前,民眾從來不可能如此深度地參與阿倮歐濱。
 
綜合這些觀察,我認為“公開的祭祀”與“隱秘的祭祀”具有同等的儀式效力,具有合法性與神圣性。基于此,可以說綠春縣通過十余年的節慶實踐,已經把阿倮歐濱再造成為“一個儀式的兩次節慶”。這種節慶實踐是一種文化調適(culture adaptation)的努力,這一點,在唐雪瓊等的論述中也有相似結論。
 
人類面對社會環境的變遷,總會利用現有的文化資源進行適應性的改變。綠春阿倮歐濱的案例,顯示出在面對遺產化的文化變遷時,核心性的節慶充當著文化整合的先鋒角色。在現代化社會語境中,文化調適大致有三種表現:結構分化(structural differentiation)、整合機制(integrative mechanism)與傳統(tradition)。整合機制對抗分化的力量,而傳統同時在對抗分化與整合力量。通常,面對旅游業,民族主義情緒容易激發出固守傳統的觀念,強調一成不變。但是綠春通過“公開的阿倮歐濱”的再造,完成了神樹林文化對新興旅游節慶的整合。一個儀式的兩次節慶,化解了傳統禮儀隱秘性與現代節慶公共性的矛盾。高丙中對現代中國新年“元旦”“春節”的兩個慶典的研究,也屬于通過節慶再造實現文化調適的案例。元旦和春節是針對歷法改變進行歲時制度的整合,而阿倮歐濱則是針對一項重要的祭祀儀式做出調整。這兩個案例都表明節慶再造是當代社會文化調適的重要手段。
 
祭寨神林作為一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代表著“民族文化”對國家文化的適應,也即現代國家文化政治對地方群體民俗文化的整合。大咪谷在節慶再造的過程中充當了重要的角色。2003年,綠春縣打算在十月年旅游節當中加入阿倮歐濱表演時,首先征求了當時大咪谷白阿發的意見。白阿發是一位睿智的社區精神領袖,他權衡再三,認為一年舉行兩次阿倮歐濱并無不妥。既可以有效保護“隱秘的”阿倮歐濱,又可以在新的社會條件下發揚民族文化。在后來的實踐中,綠春縣官方在如何籌劃阿倮歐濱方面,始終尊重大咪谷以及各村咪谷的意見。而咪谷實際上也代表著各個村落民眾的民意。“公開的”阿倮歐濱之所以在十多次實踐中,越來越得到民眾認可,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社區參與、社區賦權、社區獲益。
 
2003年第32屆UNESCO大會上通過了《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根據《公約》2006年漢語訂正本的界定,“非物質文化遺產”指被各社區、群體,有時是個人,視為其文化遺產組成部分的各種社會實踐、觀念表述、表現形式、知識、技能以及相關的工具、實物、手工藝品和文化場所。在這個定義中,“社區”(communities)是一個十分重要的關鍵詞,巴莫曲布嫫指出:“將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價值認定賦權給相關社區和群體,正是許多民俗學者和人類學家在這份國際法律文書的訂立過程中苦心謀求的‘保護之道’。可以毫不夸張地說,‘丟掉’社區就等于丟掉了《公約》立足的基石。”
 
除了“祭寨神林”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之外,綠春縣申報的口頭史詩《都瑪簡收》也列入了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綠春縣圍繞著祭寨神林和《都瑪簡收》開展了系列旅游、舞臺表演活動,讓一個地方性祭祀節日被納入大的市場經濟網絡,促使其向公共文化轉變。
 
2015年1月22日,綠春縣出臺了《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敘事史詩〈都瑪簡收〉保護工作實施方案》,其“非遺”保護措施中包括:“每年舉辦中國·綠春哈尼族‘十月年’長街古宴活動期間,把敘事史詩《都瑪簡收》演唱活動納入縣級法定民族節日,加大對哈尼族敘事史詩《都瑪簡收》的保護,宣傳力度,提升綠春民族文化品位。”這份文檔中明確提及舉辦旅游節是一種文化遺產保護措施,而《都瑪簡收》背后實際上隱含著阿倮歐濱祭祀,由此,這個原先作為單純旅游觀光項目的“公開的祭祀”被納入到“遺產化”的話語框架中,具備了多重的意義。從2011年起,綠春縣開始在縣城東邊建造阿倮歐濱原始宗教文化圣地旅游景點,規劃中包括一個圣水池和若干文化雕刻,后來又計劃建立一個阿倮歐濱文化傳承中心。
 
綠春哈尼族社區創造性地發揮了“地方傳統”的文化塑造力,再造了“哈尼十月年長街古宴旅游節”這樣一個基于傳統的新興節慶。這生動詮釋了“遺產是一種在當下求助于過去的文化生產的新方式”。“非遺公約”的前言部分明確提及:“承認各社區,尤其是原住民、各群體,有時是個人,在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生產、保護、延續和再創造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從而為豐富文化多樣性和人類的創造性做出貢獻。”“再創造”這個關鍵詞表明,“文化遺產”保護并不是要做標本,而是要賦予文化遺產第二次生命。
 
四、討論:遺產化進程中“社區”的文化選擇
 
在霍布斯鮑姆(Eric Hobsbawm)等人主導的有關“傳統發明”(the invention of tradition)的討論中,將那些表面上看起來或者聲稱是古老的“傳統”看作是被發明出來的,其起源的時間往往相當晚近。“傳統發明”較好地揭示了當代文化生產中傳統化的傾向,但是,在田野研究的現場,“傳統”并非一副單一的面孔,而呈現出文化實踐的多樣性。民俗學家瑞吉娜·本迪克斯(Regina Bendix)認為:
 
傳統在現實中是清晰的,其參與者做出界定時并不需要像學者們察覺到的那樣,擔心一個節慶或藝術片段是“本真”或者“偽造”的問題。他們會達成自己想要達成的的表現形式。“傳統的發明”不是反常的事情,反而是一種法則。
 
“公開的祭祀”在綠春哈尼人的文化實踐中,并不是那種偽造的民俗(fake lore),它并不像學者描述的那樣,是一種“二手的”民俗。綠春哈尼人通過社區參與,賦予了新興節慶中阿倮歐濱與“隱秘的”阿倮歐濱同等的文化意義。事實上,綠春的這種實踐,一直伴隨著哀牢山區哈尼族社會遺產化的進程。“紅河哈尼梯田”從1993年就開始向UNESCO“申遺”。從1993—2017年,綠春縣、元陽縣這一帶山區,已經獲得了數十種從國際組織到地方政府的遺產化身份。盡管深度遺產化給這里帶來了劇烈的文化變遷,但是哈尼人也從中實現了自身的發展訴求。
 
“一個儀式的兩次節慶”對綠春縣來說不僅意味著公共文化的發展,更意味著這里的社區充分運用了遺產化的運作機制。他們并不排斥現代商業、消費對“傳統”的介入。正如周星所言:“現代社會的民俗文化未必就一定是和商業文明及消費主義水火不容,恰恰相反,民俗文化要在現代社會的日常生活中生根存活,反倒是借助商業消費的路徑才較有生機與活力。”面對遺產化的情形,哈尼人自有應對之道。對于這個具有上千年遷徙歷史的群體而言,“應變”是其社會常態。文化遺產化的追求并不是固守傳統,而是在遺產框架下合理發展既有文化實踐。觀察哈尼族在遺產化進程中的應變實踐,有助于觀察遺產化與社區的互動。
 
當遺產旅游進入哀牢山區時,社區表現出積極的參與訴求。阿倮歐濱祭祀的傳統終究要面對現代化的社會轉型,揭示“傳統發明”并不是為了否定“發明”。當人們強調各種民俗傳統時,總會不斷地在當前的話語、行為與過去的話語、行為之間創造關聯,以獲得文化代言的合法性。文化傳統有時候并沒有想象中那么脆弱。UNESCO大會在定義文化多樣性(cultural diversity)時特別強調,文化多樣性不僅體現在文化遺產表現形式的豐富,也體現在借助各種方式和技術進行藝術創造、生產、傳播、銷售和消費的多樣性。從“隱秘的祭祀”到“公開的祭祀”,當代遺產化話語中的文化多樣性觀念在幕后悄然發揮著作用。
 
一個儀式的兩次節慶,并不是綠春人的獨創,但它是當代遺產化話語對這一社區二十多年持續影響的結果。這種來自國際政府間文化合作的話語,通過各級政府層層滲透到社區中。社區面對這種新的語境,充分將自身的文化訴求體現在遺產的評選、認定、保護和發展中。綠春的個案表明,在當代遺產化的語境中,地方通過節慶再造的實踐,找到了參與遺產化進程的可行路徑。這對當代全球各地的文化遺產保護實踐,都有積極地啟示意義。
 
民俗學論壇
【把文章分享到 推薦到抽屜推薦到抽屜 分享到網易微博 網易微博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薦文章
 
人性有罪與現代法治的人性論前提 \時亮
提要不同類型的人性論前設,會導向對不同類型法秩序的合理化論證,并為這種法秩序…
 
宗教立法之法理思考 \姚俊開
我國是一個多種宗教并存且信教群眾較多的國家,要對新時期宗教問題特點重新認…
 
清前期政教關系中的儒教及三教問題 \曹新宇
【摘要】清乾隆朝河南學政林枝春奏準禁毀三教堂。在乾隆帝的首肯下,三教堂案逐漸演化…
 
宗教法VS.世俗法(下) \Matthijs,Blois
李飛譯<!--EndFragment--> 【摘要】:本文通過對荷蘭法、英國法與以色列法處理(建立…
 
中國的行業神崇拜:民間信仰、行業組織與區域社會 \鄧慶平 王崇銳
內容提要: 各行各業供奉自己的祖師神或保護神,這在中國傳統社會是非常普遍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漢藏之間:關老爺何以“變身” 格薩爾
       下一篇文章:從古代木版年畫看中華防疫民俗
 
 
   
 
歡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會科學研究網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聲明:本網站不登載有悖于黨的政策和國家法律、法規以及公共道德的內容。    
 
  京ICP備05050930號-1    技術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網絡科技公司
TLC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